【米英】Fall in Love(3)+阿尔生贺

#人生赢家米X单恋英


#亚瑟第一人称


#中间强行加了一段阿尔的生贺(可以跳过)(NO)




   “呐,亚瑟君不觉得和阿尔君走得太近点了吗?你还允许他称呼你为那个你曾经说过恶心的昵称‘亚蒂’。”


   现在的场面着实尴尬,本田菊坐在窗户旁的座位上,阳光透过半掩的玻璃涂抹,为他蒙上一层淡淡的橘黄色,更加衬的他眼神的无光和脸上严肃的表情了———他抬起下颚,努力拉近我们之间的身高差,认真地看着我,说出了上面那句话。


  我尝试扭头就走,但是他拉住了我的衣服下摆,冲我歉意地笑笑,“非常抱歉,亚瑟君。在下不得到一个满意的回答是不会让你会去上课的.”这个日/本人松开他的手,抚平衣服上的褶皱,然后把录音笔夹好———他想干什么?!


  “说吧,”他做好上些准备后,抬起头,说道:“在下真的要按耐不住了!”


———啊哈?我和阿尔弗雷德之间有什么让你按耐不住的兴奋?


   没错,我承认最近是和阿尔弗雷德走的有点近,招来一些熟悉我的人的疑问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比如说之前的弗朗西斯———我尽量使我的视线不要落在他别在雪白领口上的录音笔和不停颤抖的手上拿着的本子,以及再浓厚的墨色也掩盖不了眼睛深处的八卦和兴奋。


———你得知道日/本人就是天生的宅和腐。


   “我跟他没什么的……”我无奈地扶额,“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而已,别想歪了。”虽然我知道这句话完全没有说服力,想想,一个前·不良在开学仪式那天对一个刚刚认识十几分钟的记错报名日子的美/国男孩百般热情———他们之间要是没有什么,恶魔都可以上天堂了。


   但是问题就在这儿!我对阿尔弗雷德真的没有什么异样的因素…好吧,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和他称呼我为亚蒂的时候的那份心跳直接反驳了这个想法。但是我真的只是把他当成个孩子——因为他太像我曾经的弟弟了———当然,他本身就像是个幼稚的孩子,哪怕他已经到了上大学的年龄并且已经上了大学。


   “但是你显然是对阿尔君一见钟情,”本田菊严肃地看着我,尖锐的话语就像是一颗子弹冲破了我编织成的网,“不然的话,你从一开始就没必要理他——在他叫你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冲上去给他一拳,然后在他质问你的时候以一副不良少年的模样说:‘谁叫你打扰了我和宿敌一决死战的?’,然后扬长而去,或者再和弗朗西斯先生打一架。而且你对他几乎是达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更何况———”他停下来,似乎是有意看我的表情,然后才恶趣味的,用极快的语速说道:“你会对他突然的接近和暧昧的气氛感到心跳不是吗?这根本不像你,亚瑟·柯克兰。”


   “你的想象力真是日益丰富,可以告诉我你从哪儿得知我现在依旧还是一个不良的呢?”我挑眉,故意拉长了最后一句话的尾音,希望可以借此让面前这个无畏的日/本人感到退缩———至少不要再胡说八道我和阿尔之间的关系了。


———我真的没有故意无视他后面的话,真的!  


   本田菊没有像我想的那样,他甚至扬起了一个灿烂到有点诡异的笑容——没错,太诡异了——“您在说什么呢?亚瑟君。”他说道,日/本人惯用的敬语现在用出来竟是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昨天你不还是和隔壁班的基尔伯特先生干了一架吗?还有前天找上门来的附近的混混团伙,大前天的……”  


   “别说下去了!我承认我还没有完全脱黑行了吧?!快把录音笔关上!还有你从哪儿听来这些事的?”我立刻打断了本田菊的话,咆哮出以上这些疑问句:“你根本就不是这一年级的吧?” 


   事实上,在我话音刚落,残留的尾音还在空气中传输,飘荡在这间教室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就浮现起一个人的身影——隔壁班的王耀,本田菊的表哥。


   那个有着所有现代中/国人天性的中/国人。最擅长的事,围观和烹饪。


  没错,那几次围观的人群中,金色中总是参杂着一抹黑色。我应该早就注意到的才对。


—— —上帝,我现在回到几天前掐死那个打群架的我还来得及吗? 


   “亚瑟君?”本田菊望着我,微笑地说道:“亚瑟君应该明白是谁告诉我这些的不是吗?然后,”他稍作停顿,“听了在下说了这么多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阿尔弗雷德的感情吗?”察觉你妹啊!都说了我对他是再正常不过的友情了!……好吧,这个日/本人真的是惹不起。


   “………抱歉,我得上课去了。”我僵硬地转动身体,迈着仓促的步伐离开了教室——他这次没有拦住我——行,算我怕了你行吧?!惹不起我还逃不起吗?!


   当然,我没有忘记我原本来教室的目的,走的时候顺带捎上一瓶水。


   『美/国男孩灵活地在球场穿梭,就像一条游鱼。几位穿着反色服装的人从四周扑上来想要阻挡住男孩前进的步伐。但是,很可惜。阿尔弗雷德依旧是一脸轻松———他甚至还吹了个口哨——那群大块头的脸绿的就像是汉堡里的生菜一样,他想,不过HERO我接下来会让他们的脸变成番茄。


   阿尔弗雷德做了一个动作,立刻让周围的人警惕起来了———手肘弯成九十度,微抖手腕,眼睛所落处与篮筐成一条直线,屈膝———这是所有在篮球场上奔跑过的人都清楚的动作———“他想投三分球!谁来拦住他!”不知是谁大喊道,但其实没必要,在阿尔弗雷德做出那个动作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做出了恰当的行动。


   “不过这种程度的防卫对HERO来说根本没有用哦☆。”阿尔弗雷德说道,同时蹬腿,身体带动着手臂一起挥动———篮球脱离,然后———


    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那颗至关重要的篮球移动,它只在天空滞留了一会儿,然后在篮筐上不紧不慢地转着圈。他好像一个喝醉酒的赌徒,精神恍惚地打着方向盘,开着破烂的车在原地打着转。


   上帝!这简直要人命!


    “阿尔弗雷德?”一名队员看着转身欲走的美/国男孩,忍不住出声询问:“你就不担心这颗球不中?”


   “啊?”阿尔弗雷德转过身,笑着说道:“HERO可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哦,所以———”他高高举起手,比出胜利的手势,露出灿烂的微笑,“这颗球,必进。”


   也许是为了证明男孩的话,下一秒,篮球停止与篮板亲密接触发出嘶哑的摩擦声的愚蠢行为,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落进了球框里———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欢呼。

       

   “看吧☆。”阿尔弗雷德放下手臂,承受着队友炽热的目光。


    这时候的阿尔弗雷德就像是太阳,散发着炽热耀眼的光芒———这个男孩身上总说带着一种特殊的气质,那就是给予身边所有人阳光,哪怕黑暗,都为他所消散。


   “真是太好了阿尔弗!”队友们激动地把阿尔围在中间,“我们真为你而骄傲!”


   “嘿,你们接下来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把你们的英雄抛向天空吗?”阿尔弗雷德眨眨眼睛,用他那奇怪的英语腔调说道。“当然,我们的救星。”队长也向他眨眨眼睛,用同样怪异的腔调回敬了一句。所有队友都相视会心一笑。


   “那我真是太高兴了!”阿尔弗雷德终于压抑不住他的大嗓门,欢呼道。


   而男孩的笑颜,就是阳光。


   可惜亚蒂看不到HERO伟大的身姿,阿尔弗雷德无不遗憾地想,然后享受着被抛往天空的刺激。这真是个不错的体验,他想。』


——————亚瑟所不知道的事其一——————


   我几乎是飘着回到操场上的,啊哈,也许我的妄想真的成真了,这世界上真的有魔法的存在———那为什么没有时光倒流的魔法呢?这样我就可以回到和阿尔弗雷德相遇的那一天,告诫他离我远一点,然后再带他去报名。


  自那之后已经过了半个月,我和阿尔弗雷德相处得很愉快。也因此——大概就是我对他和对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态度——学校论坛上的,那个愚蠢的榜单——“学校最让人热血沸腾的couple”上的第一行总是会出现我和阿尔弗雷德的名字。


  Sh☆it!我的名字竟然还是在右边的!我哪里像是0了?


   “亚蒂你怎么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传来,这个刚才还被我放在心里念叨的新生———现在是篮球社的主力干将——他不愧是个美/国人——抱着篮球,身上紧贴着蓝色的运动装,走过来询问道———他看上去已经结束那场对我来说无聊透顶的篮球赛了。


   他冲我眨眨眼睛,微微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


   我感觉我刚才被本田的嘴炮轰得支离破碎的心又拼接起来了。没错,本田他实在是想得太多,我对阿尔弗雷德抱有的是最真挚的同学情谊才对,根本就不是他所说的暧昧……?


 阿尔弗雷德不知何时走近了,我的视网膜映照出他比我要高大多的模样,在阳光的直线传播下,他的身影在我的身上糊上一层淡灰色的阴影———他现在靠得太近了。


  然后,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嘿!亚蒂,HERO赢了哟!”语气中是满满的兴奋——很显然他在篮球赛中表现出彩。他的手掌放在我的背上,看上去就像个哄小孩的动作,即使有一层衣料隔着我也能感受到他因为激烈运动后稍微上升的体温。


   只不过脸上的温度上升了点而已,根本没有什么的………


———你会对他突然的接近和暧昧的气氛感到心跳不是吗?

  ……!联想到之前本田菊说的话,我下意识地———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以从未出现过的速度拉开了与他之间的距离。


   “亚蒂?”阿尔弗雷德似乎是被我突然的举动给弄蒙了,他不解地揉着他看上去发质很好的金色头发,说:“你怎么了?”他湛蓝的眼睛清楚地映照出我窘迫的脸红模样。


  “不不不!阿尔弗雷德!”我大喊道,同时摆动着双手,“拜托和我保持一段距离!”


  该死的,我真的和那个矮小的日本人说的一样,会为与阿尔弗雷德之间过近的距离感到面红耳赤———也许我对他真的不只是那种像是对待弟弟一样的情感? 


   “啊哈哈哈哈哈,亚蒂你到底怎么啦?HERO胜利了哦,不打算来个庆祝的拥抱吗?”(拜托我还来不及说什么你就已经抱住我了好不好。)阿尔弗雷德发出一串笑声,摆动着手脚向我走来。那根醒目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摇晃,阳光为他踱上一层金色。


   男孩的运动鞋与地面产生摩擦,却无法阻挡男孩前进的脚步。


——嗒嗒嗒。脚步声宛若敲门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地叩打着另一个人的心弦。


   我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他只不过是在进行一个向你走来的动作而已,你的心脏有必要跳得那么快吗?!


   “亚蒂,你只不过回教室拿水而已,怎么回来之后就变得这么奇怪?”阿尔弗雷德用一如既往的轻松语气说着。上帝,也许这个美/国男孩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但是他根本不明白我在为什么而变得奇怪,无论是他的表情还是声音都让我觉得自己正在慢慢腐朽———这个样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看见。


  于是我干脆转过身,逃离了这个让我几乎停止呼吸的地方———他的身边。不用理会他的,没错,他也只是把你当成朋友而已。然后,你也是。


———上帝啊,自从遇见他后一切都变得乱七八糟了。


   之后直到下雨的那一天,我都没有和他有过多的接触了。


   我不是在害怕,只是在逃离。


———I want to……


   手机在振动,声音使我更加烦躁。


  天空渐渐被乌云吞噬,就像墨水在水里慢慢渲染开来的样子。


  要下雨了。 


   

评论
热度(22)
  1. 超高領の差だ清鱼 转载了此文字
    不行了233333小菊我挺你!最后是开虐的前奏啊。

◆水至清则无鱼◆

◆头像自画◆
◆背景自画◆
◆叶修本命◆
◆他那么好◆

叶受only

双叶和账号卡叶不怎么吃,但因为剧情需要会有独处场合相关描写,自行意会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向吧。

全职同人专用号
刷别圈都是用小号的,所以放心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