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Fall in Love(4)

#人生赢家米(NO)X单恋英


#亚瑟第一人称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我喜欢上阿尔弗雷德的可能性。为什么呢?也许因为他是个吵闹的美/国人,喜欢在大众面前摆出一副白痴的样子啃着他钟爱的汉堡,还用超大的嗓门说话,而且对于精细活完全不擅长,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手上的茶杯、刻刀扔到一边。


   喜欢上这样的一个人的概率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类型应该是文静优雅的英/国女孩才对,即使在我看来阿尔弗雷德是有着魅力让人沉迷的。


   比如说与他初次见面的那时候,我也想过———他爽朗阳光的大男孩模样也足够让女生们捂脸尖叫了,最近似乎很流行这种。更何况他有一张帅气的脸蛋。和弗朗西斯完全不同的类型。

 

   说到弗朗西斯,我放下笔,看着爬满了密密麻麻单词的笔记本,陷入了回忆。


   那一天,弗朗西斯找我聊阿尔弗雷德的事。他说我对阿尔弗雷德实在是纵容。我那时候直接往他脸上糊了一整袋的番茄酱——那时我在吃薯条,而他坐在我的对面,穿着极为骚包的衣服,衣领被抚平,身上的香水味萦绕不散——穿的就像是上流社会的精英。


   他哀嚎了一声,舞动着双手想要用一个优雅的姿势擦拭身上以及飞溅到头发上的番茄酱,却不小心把桌上的红茶杯打翻———茶水顺着倾斜的杯壁流出来,在桌上画出了蜿蜒前行的路线。


   他有些尴尬,慌忙将杯子放好,同时向服务员打个招呼示意。做完以上这些动作后,他冲着我抱怨:“你这个前不良!哥哥我最讨厌这种甜腻腻的味道了!”我看到他狼狈的样子,自然感到很愉快,“哈?我原本以为你会喜欢它的———你跟它一样甜腻腻的恶心。”


   “不要转移话题!亚蒂。”弗朗西斯抽出面巾纸在脸上一抹,可惜他身上的香水味几乎快被番茄酱的味道盖住了,“所以说啊!哥哥我真不喜欢这种酱。”


   这时候穿着整齐的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过来了,她把盘子上摆放着的红茶杯放到我的面前———真是及时。但是从她微微颤抖的肩膀以及上翘的嘴角不难看出她在笑。


   我决定不要在这件事纠结,但还是下意识地想要嘲讽上几句。


   “我以为法/国佬只是不喜欢吃辣的。”


   “没错,我们喜欢吃生的,当然用鲜嫩这个词更好,”弗朗西斯脱下了他喷满香水的外套———上帝啊,他为什么不干脆把他同样沾上了番茄酱的金色头发也给拔掉?———“但是我们不喜欢喝生水。”


   “是吗,”我强忍着因为想象中弗朗西斯秃头的样子而产生的笑意,说道:“不过现在跑题的是你了,弗朗西斯,你是想讨论法/国人的饮食习惯吗?”


   “哦,这没什么,就像不是每一个人都向英/国佬那样嗜茶如命———现在的主题是你对那个美/国大男孩的看法,而不是我,亚蒂。”弗朗西斯又恢复了那副装腔作势的样子,还挤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例子———他肯定忘记了世上还有中/国人。


   他的声音渐渐染上兴奋:“听好了,亚瑟。”他用紫罗兰色的眼眸盯着我,是的没错,就是在盯着我,就像是猫和老鼠那样,“你真的肯定你对阿尔弗雷德只是同学之间的友情?”


   “你想说什么?你们最近一个个的就像排着队去超市买东西的人一样,而我就是那个售货员———得要摆出一副笑容接受你们的询问!我说啊——”我把手上被捏扁的塑料包装揉成团,想要将它往弗朗西斯那张欠揍的脸上一丢,“他又不是gay!”


   周围一瞬间安静下来了,只有舒缓的音乐还在空气中飘荡,轻柔的让人想要睡觉。


   “啊,说出来了。”弗朗西斯眯起眼睛看着我,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我也感受到了一瞬间往这边聚集的视线。我有些局促地朝那些视线看去,不出所料几乎在这家店里所有———只要是身体器官没有问题的顾客———都向我这边看来,我还看见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在往这边看来时还拽着她身边的成熟女性的衣服,用软糯的声音问她:“mon,What is the meaning of  “gay"?"


  我这算是带坏了一个小孩子吗?我沉默,弗朗西斯脸上的微笑渐渐退却转为一种我曾经在伊丽莎白脸上见过的表情,也许它可以被称呼为——八卦。


   “小少爷?你说出来了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看吧,你果然……”法/国人用修长的手指卷着卷曲的头发,说话的音调都低了几度———听起来颇有几分色气的感觉——但我只想揍他一顿。


   我干脆利落地拿起面前的红茶杯,然后,还冒着热气的红茶和弗朗西斯的头发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你在干什么?不至于恼羞成怒成这样吧?!好烫!哥哥我的秀发啊!”这下不是哀嚎是惨叫了。


   活该。我站起来,一脸平静地走出了店,还不忘付钱以及给那位及时雨服务员小费。


   反正钱都付了,弗朗西斯那个笨蛋也不会像二次元里那样留下来做苦工。

———我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啊,真会开玩笑………等等!鬼才把那个红酒混蛋当朋友啊!


   之后碰上了那个日/本人,然后是王耀,伊丽莎白,安东尼奥……一个个的都跑过来试图挖掘出我心中为对阿尔弗雷德情感命名的事物。

 

   后来呢?一切都顺理成章。如他们所希望的———我真的陷入了名为阿尔弗雷德的漩涡。他们现在一定很高兴,但我觉得难受。


   我现在甚至不敢与阿尔弗雷德有过多的接触,我害怕他知道后会离我而去,就像我猜测的那样,他可不是……好吧,这种感觉真是奇妙,他明明就在你身边,每天都会向你打招呼,可你却只能点点头,然后丢下感到莫名其妙的他———他现在一定觉得我很奇怪。不不不,不是觉得,因为我现在对他的态度本就很奇怪。


    从一开始的热情到现在伪装的冷淡。


   不过他依旧对我是一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样子,是的,他依旧在我面前吃汉堡、冰淇凌等食物,然后去打一场对我来说无聊透顶的篮球赛——如果他是去踢足球的话,我说不定会像之前那样热情。


   如果真的这样下去事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发展了。如果这是一部小说的话一定会被打上负分。但是如果真的是小说的话,一定会在一切都快完了的时候出现转折的。


  比如说现在。


   “亚蒂,一起睡吧!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


   我要说明下背景,今天是一个下雨天,雨滴落在紧闭的窗户上发出悦耳的声音,就像我的家乡伦/敦常见的那样,乌云紧挨着在天空排列得整整齐齐,雨水从天空倾泻——伴随着雷鸣,如果再加上黑色的装饰物周围就弥漫着肃穆的气氛了———但是我说的是如果,如果阿尔弗雷德没有穿着他印着大大的“I‘m HERO”字样的可笑服装捧着一台发出“K·O”胜利声的游戏机趴在我的床上的话。


   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


   好吧快冷静下来——至少停止你那到处乱跳的心脏!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话说心脏可以到处乱跳吗?不不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阿尔弗雷德怎么会在你的床上!天哪,这个说法实在是太容易想歪了!好吧,重要的是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会用一把和你宿舍钥匙一模一样的钥匙打开门,然后轻车熟路地和你打声招呼,在你呆愣的一段时间内从口袋中掏出游戏机然后倒在床上,床板甚至因为他突然的撞击发出了不堪的呻吟——我就是被这声音拉回现实的。


   “阿尔弗雷德?”我试图让他把注意力放在正确的地方。同时合上书桌上摊开的笔记本,拉开抽屉从里面瞅见了钥匙的身影———所以说他哪里来的钥匙?


   他的视线从发着淡淡光芒的屏幕上转移到我这边。也许是看到了我询问的眼神(我忘记了他是个ky),他抓抓头发,对我说出了上面那句高能的,末尾还带着星星的也许是解释他来这儿的目的话,同时还咧开嘴巴扯出一个笑容。


   星星个鬼啊!这又不是漫画!而且他的话无论怎么想都太不合时宜了啊!


   我上前夺走了他的游戏机,直视着他蓝色的眼睛,用颤抖的声音说:“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再说一遍刚才的话?”并且努力在他身上闻到酒精麻痹的味道。

———亲爱的告诉我你只是喝醉了才说出这句暧昧的话。


   他不解地眨着眼睛,再次重复了一遍。


   我发誓那一瞬间我感到恐慌,我没有在他的身上闻到酒精的味道,他也很认真地看着我,蔚蓝色的眼眸中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我尽量拉远了与他之间的距离。我听到我用淡漠的声音说:“理由?”


   “因为我是HERO吗!”他很认真地回答了,但是无厘头的答案让我差点萌生把他丢出去的念头———你倒是告诉我一起睡和HERO之间的联系何在啊!脑袋被汉堡占满的美/国小鬼!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偏偏我还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反驳他……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对阿尔弗雷德的情感已经彻底变调了。从前是(自认为)对弟弟一样的感觉,现在是…………

———我不敢说。也不想说。


   “亚蒂?亚瑟?”阿尔弗雷德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连话都不会说了吗?看来果然是噗!”


   书本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正中阿尔弗雷德的鼻子,撞出点点血光。


   真不愧是学校特制加厚笔记本。我面无表情地拎起阿尔弗雷德想要把他扔出门外却无奈的发现由于他太壮了以我的身板根本拎不动。


   “疼疼疼,你干什么啊?”


   “啊,抱歉手滑,笔记不小心飞出去了。”


   “手滑这么准是人就知道是有预谋的吧!”阿尔弗雷德挣脱我,揉着鼻子,含糊不清地抱怨道:“真是的,HERO可是好心来拯救你的哦?”

     

    “拯救?”


    “是啊,”他从口袋中掏出了纸揉成小团塞住了鼻子,虽然不美观但至少止住了肆无忌惮的鼻血,“亚蒂你最近总是躲着我,一定是情有可原的,我想你也许———”


   他故意拖长了尾音,这让我不自觉的感到紧张———万一他知道我对他是抱有怎样的情感怎么办?不过这个可能微乎其微。我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是得了流感不想传染给我吧!作为HERO决定帮你治好流感哦!”


   ……认为他会察觉的我真是个笨蛋。


   阿尔弗雷德还在那里自说自话,内容已经发展到了“哎呀你不用担心的HERO我可是不会得流感的哦。”

———那是因为你是个笨蛋啊。


   我叹气,强压住怒火,用颤抖的声音对他说:“非常抱歉啊我没有的流感,所以现在,请你回到自己的宿舍去。”


   他停下了动作,看着我,张嘴想要说些什么。镜片在略有昏暗的灯光下反光,挡住了他的眼睛。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现在窗户被窗帘盖住了。我不能很清楚的明白阿尔弗雷德此时的心理活动。


   然后,他上前,抓住了我的手腕。而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愣在了那里。


   “你干什么!”他的力气很大,我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他身体的温度,“快放开我啊笨蛋!”


   “亚瑟,”阿尔弗雷德凑近了,“你最近很奇怪。”他的手从我的手腕处往后移,把我整个人都抱住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怨恨我们之间的体型差。


   我意识到想要从这个力气远远超过常人的家伙的压制下挣脱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更何况我的心已经被彻底扰乱了,我周围的一切,包括呼吸的空气都染上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气息,而哪怕一丝一毫的都可以让我觉得面红耳赤——— 阿尔弗雷德还在说,我干脆停下了无谓的挣扎———反正这个笨蛋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但是我忘了考虑自己的。


   “呐,亚瑟。你明明还和弗朗西斯他们相处的愉快,为什么遇到我就躲得远远的呢?明明之前还很融洽,怎么莫名其妙态度就冷淡起来了啊?”


   “我不是很擅长察言观色,但即使是这样的我都能感觉到你对我明显的逃避。我做错什么了吗?亚瑟?我们不是朋友吗?”他有点失落地干笑着,语气中多了一丝急切,希望从我这里得到困扰他问题的答案。

但是……

——— Yes,just  friends.


   原来我逃避的态度这么明显啊……虽然很想告诉他实情,但我无法想象那之后会是什么样,恐怕连朋友的关系都难以维持。所以———


  “抱歉……琼斯同学。这个理由你不觉得太牵强且可笑了吗?下次再来的时候请想个正常的理由。所以现在,可以请你回去吗?”阿尔弗雷德的瞳孔一瞬间缩小,揽住我的手臂渐渐下垂,好像枯萎的花朵——虽然这个比喻很奇怪吧,但我现在可以轻松挣脱他了。


   然后我把六神无主的阿尔弗雷德推出了门。


  “喂!亚瑟!”阿尔弗雷德在外面大喊大叫,他用力捶门的声音混合着雨声一起把我的脑袋塞满,黏黏糊糊的感觉,好恶心。多么可笑的理由,不愧是讨厌的美/国人想出来的,因为他们的脑容量不足以支撑他们想出个合理的理由来面对措手不及的问题。真是太蠢了啊。


   最后阿尔弗雷德还是回去了,大概是觉得不值得吧。

———听好了,阿尔弗雷德,爱上你真是我这辈子最愚蠢的事。





(最后让我说句无关的话,巴/西球迷的我已经开始考虑烧旗。)

评论
热度(20)

◆水至清则无鱼◆

◆头像自画◆
◆背景自画◆
◆叶修本命◆
◆他那么好◆

叶受only

双叶和账号卡叶不怎么吃,但因为剧情需要会有独处场合相关描写,自行意会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向吧。

全职同人专用号
刷别圈都是用小号的,所以放心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