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Fall in Love(5)

#人生赢家(no)米X单恋英

#亚瑟第一人称

在那个一点也不虐心的雨天之后,我和阿尔弗雷德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微妙在哪里,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阿尔弗雷德不再会在一场激烈的篮球赛后像是小孩子在学校得了A回家后向家长要奖励——虽然那个奖励是他强加给我的一个拥抱。

 

  这么一想还是挺失落的,我有想过向他道歉的事情,但每次看见他眼眸深处像是被雨水洗刷后的天空,心里就会莫名的涌出一种莫名的心情——他莫名其妙被我推出门外淋了十分钟左右的雨,而我之后在向他道歉的话,从表面上看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把自己的境遇和他的遭遇联系在一起的话——就又变得微妙起来了。

   

  是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也许他知道这件事,因为我对自己身边的人很不放心。)我已经喜欢上他的事情。

  

  又过一段不怎么长的时间,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伤痕。我一直都在践行这句话的正确性,阿尔弗雷德与我之间又恢复了如初的模样——当然不可能完全相同。

 

  只是多了一份被命名为喜欢的感情和一个名为暗恋的愚蠢行为。

 

———我的心渐渐被挖掘,种上名为喜欢的种子,它的根茎向下蔓延汲取着,抽出还娇嫩的新芽。以我的爱为养分。可惜开花之日还遥遥不及。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了,我勉强睁开眼睛,支撑着身子下床,向窗外望去。

 

  外面没有了一层朦朦胧的雾,街道被雨水冲刷后表面还涂抹着油光发亮的色彩。伦/敦给游人留下的映像永远都是历史陈旧光辉下照耀的泰/晤/士/河、雄伟的白/金/汉/宫还有充满现代气息的伦/敦/桥。而现在,这些建筑都在难得明媚的阳光下展现。

 

  真糟糕,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昨天是什么时候上床睡觉的。上帝啊,该不会就在我无谓的纠结中,时间的流逝加速了吧?

 

  “喵!”

 

  楼下传来一声刺耳的猫叫,就像磨砂划过玻璃那样的声音,让人不禁起一身鸡皮疙瘩——我被吓了一跳,才后知后觉的想起父亲养的那只折耳猫现在应该被阿尔弗雷德拴在楼梯转角处,不停地挠着墙壁一夜,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显目的痕迹。

 

  上帝,父亲回来之后他会怎么想?我不敢继续想下去,赶忙打开房门,跑下楼梯去解救那只无辜的猫咪。  

 

  看吧,阿尔弗雷德。都和你说了来我家打游戏(那一天之后他莫名其妙的爱上了在我的宿舍打游戏,放假之后还追到我的家里来)的时候不要逗那只猫。

 

  哦,得,一晚上过去了,你的第一个念头还是他。我一边迈动着双腿一边回想着昨天手机第二次振动时他给我发的短信——“亚蒂我想我们得聊聊。明天像往常一样到离你家四百米左拐再右拐那家咖啡店去。”(我不止一次在想他是不是弱智,虽然他的成绩很棒。)

 

 

  “可怜的孩子,辛苦你了。”我提溜起那只毛色都变得有些昏暗的折耳猫。它似乎太累了,在我摸到它猫毛的一瞬间,就无力地抬起小脑袋,用碧绿色的瞳孔望了我一眼,然后慢慢弓下身子趴下去——它经过一夜的风寒后终于能够安稳下来睡个好觉了。(猫普遍很怕冷)

 

  那么接下来。我把猫咪安置好,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履行阿尔弗雷德对我“最后”的要求。

 

 

  我和阿尔弗雷德经常去的那家咖啡店坐落在一处偏僻的角落,灰泥墙粉饰着充满古典气息的招牌,在这里梧桐叶泄落一地的阳光,还有花式英文——都是我很喜欢的因素。而且人也不多,不过很受附近上年纪老人的欢迎——为此阿尔弗雷德还嘲笑过我是不是未老先衰。

  

  “亚蒂,你来啦!这儿!”与阿尔弗雷德相处的三年,我不敢说对他了解透彻,但至少是清楚他的为人个性———比如说在应该安静的店里根本停不下来他充斥着美/国佬拙劣英语的大声喊叫。

 

  “安静点,你都来了这么多次还没有意识到基本的纪律吗。”我朝他的所在方向走过去,尽量维持一个英/国绅士的形象。然后,不到三秒钟,破功。

 

   是的,这家咖啡店很受上年纪的老人欢迎·····那你他/妈的倒是告诉我这么多熟知的面孔是怎么回事?!哦,不,还有一张我不怎么熟悉的面孔——阿尔弗雷德的女朋友。

 

  ...咦?不对,这张面孔我似曾相识。

 

  不对!我现在不应该想着玩意,我现在应该想阿尔弗雷德的神经已经粗到了他的朋友昨天刚刚和他说喜欢他今天来的时候还带他的女朋友来?或者他是想说明我们之间没可能的?(就算他不做出这个举动我也认为我们之间没可能的。)


  .......好像还是哪里不对。


  “小亚瑟,只顾着看小阿尔都不看我们一眼我真伤心啊......”弗朗西斯轻轻晃着一杯咖啡,吹了个口哨,引来一众人的侧目。不过王耀除外,他只是瞟了一眼,不知嘟嚷了什么,就继续把注意放在摆在他面前色香味俱全的甜点。

 

  “哈哈哈哈,所以亚蒂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啊哈哈哈哈!!”

 

  这下子,包括王耀和我的一众人都把目光默默转移到毫无形象大笑的美/国男孩身上,脸上都流露出“这个家伙没救了”的表情。而阿尔弗雷德还毫无自觉地冲我说:“咦?哪里不对吗,亚蒂?”

 

  我没有回答,向弗朗西斯使了一个眼色,无声的询问道“阿尔他昨天挂电话后是不是脑袋被什么砸了,所以失忆了?”

 

  “哥哥我不知道啊。”弗朗西斯耸耸肩,示意我找个位置坐下来。我皱眉,引起一种哄笑——这群人总是喜欢取笑我的眉毛。这可是绅士的象征!虽然它的确是比普通人的粗了几倍。

 

  “亚蒂。”在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后,阿尔弗雷德终于停止了白痴般的举动,这也让我紧张起来了——我本应该在看见他的女朋友那一刻就紧张起来的,但是当我瞟到那群围观的熟悉人物时,心里只剩下一种无奈的感觉——我挺直了腰,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试图在他的脸上找出一丝遗憾——我已经确定他不会在和我这种肮脏的人交朋友了,前面的一定是他营造出来的假象。

  

  But,我还是太低估了这个家伙读不懂气氛的本领,说好的爱情会使人睿智呢?哦,不,还有一句话叫热恋中的人会智商急降。我向阿尔弗雷德是后者。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出的话语不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样,而是——“你还记得黛西(Daisy)是谁吗?”——这样完全不知所谓的话语。

 

  “黛西?那是谁?”吊在嗓子眼的石块一下子变成泄气的气球,干瘪了下来。我向阿尔弗雷德问出了这句话。

 

  坐在阿尔弗雷德旁边的女孩用手扫过垂在脸颊上亚麻色的头发,站起来,淡蓝色像是一块玻璃的眼睛看着我,脱口而出的话语是满满的伦/敦腔:“就是我。好久不见,柯克兰。”

 

  她说,阿尔弗雷德也笑。

 

  记忆中模糊不清的少女的面孔渐渐浮现。

————The memory of my school life.


评论(2)
热度(17)

◆水至清则无鱼◆

◆头像自画◆
◆背景自画◆
◆叶修本命◆
◆他那么好◆

叶受only

双叶和账号卡叶不怎么吃,但因为剧情需要会有独处场合相关描写,自行意会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向吧。

全职同人专用号
刷别圈都是用小号的,所以放心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