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Fall in Love(6)

#人生赢家(NO)米X单恋英

 

#亚瑟第一人称

 

  那一天是一个对我来说再好不过的天气,既不是晴天也不是雨天,漂浮在天上的云朵悠闲地趴着,或是扭动着身躯呈现不同的形状,但都恰到其处的挡住了刺眼的光,只有几缕阳光挣扎着穿透厚实的怀抱。

 

  但这些都不能影响我的糟糕透的心情。

 

  就在刚才弗朗西斯一副小媳妇样的咬着他的花手绢在我身边说着恶心的话,我已经挥起拳头,就差一秒———但就如未来的我也证实的那句话一样,天不遂人愿——陌生少女甜腻的嗓音强行使这场即将发生的暴力行为中止。(我可不认为这叫暴力行为!那个家伙太恶心了是人都会觉得手痒不是吗?)

 

 我瞪了弗朗西斯那张写满戏虐的帅气的脸一眼,放下拳头。然后我们一起将视线向“不速之客”投去。

 

  少女穿着整整齐齐的校服,亚麻色的头发被绑成利落的马尾辫垂在后脑勺后,淡蓝色眼睛就像玻璃弹珠。她扭捏地玩弄着袖子,面颊绯红,低着头躲闪着我们的视线。“柯克兰学长,您好。”她持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口音是我再熟悉不过的。

 

  我对她的好感度略有提升,张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弗朗西斯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这位可爱的美人,之前怎么没见过你?来,认识一个吧,哥哥我是弗...”

 

  单词滑落嘴唇,还没组成一个完整的句子就被拦截。弗朗西斯紫罗兰色的瞳孔一缩,倒了下去———背后出现的是安东尼奥笑盈盈的面孔。

 

  他笑得一脸灿烂,就差在鼻子上安上一个番茄、然后把嘴唇涂成香肠嘴、戴上一顶假发就可以扮演蓝蓝路了,而且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俺就是不小心路过这里,你们继续啊。”他说,然后拖着晕倒的弗朗西斯离开。

 

  我和少女就只能呆愣在原处目送着他们离去。当然我们的脑袋没有停止运转。

 

  不得不说,当听着弗朗西斯的校服发出刺耳的撕裂声,看着他脸上仍未消退的风流表情时,我不禁在心里为番茄狂鼓掌——干得太漂亮了,不愧是他的恶友。

 

  我扭过头,恰巧看见了少女早就抬起头,有些绷紧的面孔垮下来的模样。她察觉到我的视线,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笑容有点幸灾乐祸的成分包含在内。

 

  “有什么事情吗?”我尽量收敛着那种暴躁的情绪,以一副好学长的模样对她说话。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她应该是来......


  深绿色的院子,零零散散的阳光踱上淡金,叶梢由墨绿渐渐衍生转为枯黄,现在是夏天与秋天的交界路口,真是给人一种季节交错穿梭的错觉。而这里面只有两名初中生,一位盘膝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另一位站在对面,微风拂过吹起少女亚麻色的发丝,少女脸上的红色愈加浓厚。

 

  这实在是太符合那个场景了。而且还是文艺版的。

 

  但出乎我所料的,少女摇摇头,用轻得快消失的音量说:“抱歉,我想我知道答案了。”然后朝我鞠个躬,急匆匆的离开了。

 

  ......所以她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我有些迷惑地拍了拍脑袋试图找到一个理由来解释这位“误入歧途”的少女的行为。...难不成她是弗朗西斯找来的让他避免一场暴力的托?不,从弗朗西斯的反应来看恐怕不是,更何况他还是遭到“暴力”了。

 

  也不是我所猜测的那样是来像三流电视剧那样告白的。我做了无谓的纠结只一会儿,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然后决定去找麻烦玩。

 

 


  “哦,就是那时候的那位可爱的小姐啊,”先出声的是弗朗西斯,他嘴角微微上挑,似是在笑——不过我估计那是讥笑,“我说小亚瑟,你记性还真是日益消退啊。连这么美丽的女士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我刚想反驳他,黛西抢先一步开口了,“这不怪柯克兰,是我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和他说。”这一言引起了坐在旁边,撑着侧脸一脸无趣的搅着草莓圣代的阿尔弗雷德———他几乎是两眼放光,把沾上了蓝莓香蕉等各种奶油的勺子随意往杯里一丢,问道:“你们真的认识?什么时候的事?”

 

  弗朗西斯保持着狡黠的笑容回应,“哈哈,这大概是小亚瑟和我刚刚升上初中的事吧。嗯...那时候的小亚瑟可是学校重点关注的对象呢。顺带一提那时候的哥哥可是被称为校园里的王子哦。”他说罢,还极为风骚地挑起头发,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缝———估计是几个星期没见他的皮肤想念我的拳头了。

 

  “弗朗西斯先生,”黛西瞥向他,一脸厌恶的样子,“拜托别再污染我的视线了好吗?你这个法/国佬。”弗朗西斯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坐下来。

 

  干得漂亮!我几乎要压抑不住笑声了,只好把注意力都放在对面的阿尔弗雷德•Fool•琼斯——他们一定是故意的!不然为什么只有阿尔弗雷德的对面有空位!

 

  不过我想我是知道他们的用意的,毕竟,再怎么说......

 

  “总之现在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吗?我可不认为你们只是来请我喝杯咖啡的。”我询问道,心里一片灰暗———之前回忆的太出神使我差点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但说到底我只是来这里和他当面做个了结的,是为这场独角戏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哦,上帝。我求你们别装了。

 

“啊,这个啊!”阿尔弗雷德好像才如梦初醒的模样,脸庞上渐渐爬上严肃的表情,这也让那群家伙们一个个的都竖起了耳朵,“那个...黛西啊。呐,亚瑟。还记得吗?我之前打电话给你时说的话。”

 

『是我的女友啦,她说你很关心我说不定是喜欢我呢。』

 

  感谢上帝原来他没有失忆。当然,对于他再次开口后的第一句话还是黛西我一点也不愤怒,真的。

 

  不过这么一说......我看向黛西,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注意力全放在了发着淡淡荧光的手机屏幕上,简直就像是这场闹剧场外的观众,只等谢幕后随意鼓个掌就行了。

 

  “那又怎么样?”

 

  “你还记得吗...她说你很关心我说不定是喜欢我呢...”阿尔弗雷德踌躇着,扭头看向身边的黛西。然后又看向我,一脸坚定,“我想,我们.....”

 

 “只能是朋友。”

 

  时间好像在那一刻凝固了。



评论(5)

热度(14)

© 清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