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Fall in love(8)

#人生赢家米x单恋(?)英

#第三人称

#不变的话这文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阿尔他昨天挂电话后是不是脑袋被什么砸了,所以失忆了?”英/国绅士皱着眉毛,向旁边的弗朗西斯这样询问道。他的声音的确很轻,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亚蒂有时候实在是太天真了,那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也没有理由忘记。阿尔弗雷德撇嘴,无聊地鼓捣着面前的草莓圣代,看着粉色的酱渐渐变成糊状,阿尔觉得有点恶心。他试图使自己无视那些话,但是亚瑟的声音还是不受他控制的钻进他的耳朵。

 

  哦,好吧。阿尔弗雷德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停止了无趣的举动引起他们的注意,“亚蒂,”他说,在心中悄悄打量着亚瑟———国/旗领巾,黑色的竖领夹克,还有紧身长裤包裹下的两条大腿————哦,他想到哪里去了?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湖绿色的眼珠在眼眶里不停打转,他抿着嘴唇,娃娃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血色,他就坐在阿尔弗雷德的对面,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真是可爱的反应啊,亚瑟。阿尔弗雷德感到有些好笑,但其实他的心现在比谁都要乱,好像他的身体里有一只猫咪把毛线球弄得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的线条占满了他的心房。哦,是的。因为他知道了亚瑟也喜欢着他这个事实。想到猫咪……阿尔弗雷德的脑海中浮现碧瞳的折耳猫,那只小可怜现在还好吧?亚蒂居然没有生气到想把我剥皮吃了。


  好吧,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嗯……阿尔弗雷德在心中斟酌着恰当的单词拼成恰当的句子,好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慌张。

 

  哦,对,他差点忘了,他还有一个武器没有使用出来呢。阿尔弗雷德觉得踏实了点———他的“女朋友”。试着接下这招吧,亚蒂。英雄这样想着。

 

十五天前。

 

  阿尔弗雷德深呼吸,尽量使自己能稍微冷静些。但是……哦,f*ck!这他妈的根本做不到!!好吧,他看向十分悠闲地在品茶的英/国女人。她坐在舒适的藤椅上,摆放在旁边的玻璃桌上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红茶。她还翘着二郎腿。

 

  是的,二郎腿。你们根本想象不到HERO我现在有多痛苦!

 

  “我以为英/国人在喝茶的时候是不会……”他说,把语速说得很快有几个单词就那么含糊过去了。阿尔弗雷德拍拍自己的脸,对自己的行为表示后悔。

 

  黛西好笑地看着他,纤细的手指在桌子上敲出节奏,“这没什么,茶要品,姿势要舒服这样就OK了。懂?”她挑眉,语气中是满满的轻佻。

 

  她真的是个女人嘛?一瞬间阿尔弗雷德觉得他好像看到叼着烟穿着擦得呈亮皮鞋的黑社会老大,就像电视上那样,她的眼神充满鄙夷。但是她不是什么黑社会老大,而是他的“女朋友”,得了吧,当初就该答应马修陪他演那场戏的。马蒂擅长收拾烂摊子他可不擅长。


“你会不会说出去?”美/国男孩的心跳得飞快,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嚼着口香糖从五千米高的悬崖蹦下去,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尖叫声———老实说,他现在真的很想尖叫,指着亚麻色头发的女人。

 

  但是,那样的话他作为英雄的脸面就丢光了,或者说是男人的。亚瑟讥讽过他想要成为英雄还早着很呢。

 

  “我不会说出去你对着朋友的照片解决生理问题的。”

 

  嘿!瞧瞧那个女人的样子,扬着眉,眯着眼睛陶醉在红茶的香气里,这太让HERO我火大了!她把我的秘密套了过去,可是我却不能说出来这实在是太憋屈了。阿尔弗雷德想到,可他表面却必须保持着一副阳光好学生的模样,他匆忙点头,只求堵住女人的嘴巴。

 

  黛西微微侧头,“而且我还可以帮你,帮你把亚瑟追到手。”她说,把玩着已经没有茶水流出的茶杯。

 

  “哦,那真是太好了,你要怎么帮我,呢?”阿尔弗雷德忍住了爆粗口的冲动,他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是想看他出糗。

 

  黛西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的确很迷人。“你只要对他说……”她扶着桌子的边缘站起身,手臂环上阿尔弗雷德的脖颈,在他耳旁吹气,满意地看着他白皙的面孔渐渐爬上红晕。

 

  “对他说……”

You should have told him that……

 

两年前。

  阿尔弗雷德猛地从床上坐起,汗水顺着脸庞滑落。他睁大蓝色的眼睛,心脏的部位运动的激烈。哦……他呆了好一会,瞟到没有拉上窗帘的玻璃窗外的一片漆黑才想起自己在离学校不远的旅馆里睡觉。

 

  天哪,我做了一个很糟糕的梦。阿尔弗雷德试图使自己忘掉那个梦的内容,但是梦境里的一切都好像被录了下来一遍又一遍在阿尔弗雷德的脑袋里回放。

 

  他从小就不想信神的存在曾经以破坏家里一切和宗教有关的事物为乐趣。可是现在他却在感谢上帝,感谢他安排了一场派对让他没有待在学校里。不然的话起码有百分之一的概率会被看到他在做春梦。

 

  是的,春梦。这对于一个十九岁的大男孩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梦中他做爱的对象不那么奇特的话。

 

  宛如一谭幽绿的湖的眼瞳,乱糟糟的淡金色头发,娃娃脸和标志性的粗眉。亚瑟·柯克兰。他的朋友。他梦中压在身下呻吟的对象。性别,男。

 

S*hit.

  阿尔弗雷德觉得现在把沾上了混浊液体的床单拿去“销毁”才是他该做的事,可是他就呆在那里,面色潮红,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

 

  多么真实的,让人热血沸腾的,发自肺腑的。

 

  他还记得亚瑟淡金色的头发散落在柔软的枕头上,白色的衬托他皮肤上的潮红更加鲜艳,他的手腕被阿尔弗雷德扼住,双腿被弯曲架在阿尔弗雷德宽阔的肩膀上。亚瑟着发出意味不明的音节,含糊不清的。他用湖绿色的、勾人心魄的眼睛看着他,对他说出犹如甜腻蛋糕一般的话语,“吃了我吧。”

 

  很可爱,那样的亚瑟。

 

  ……天哪,HERO我在想什么?阿尔弗雷德打了自己一巴掌强迫自己清醒,他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逊爆了!总之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没错不能……

 

  不过真的很想在现实中见到那样的亚蒂啊……色情的,诱惑的……不不不,我在想什么?我不是gay啊……不是吧?虽然在那个雨夜后会经常梦见亚蒂……


  英雄能够思考的脑袋已经乱成一团浆糊了。半个晚上的不眠最后让他决定像往常一样和亚瑟相处。嗯……不过他至少该掩饰一下。

 

  阿尔弗雷德从那时候起就萌生了找个女朋友的想法。

——Are you feeling all right?

——Oh……Never better.

 

三十一个月前。

   物美廉价销量好,修饰奢华,这样的食堂自然很火爆。不过依然安静,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异样份子。比如说现在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最近很奇怪,”阿尔弗雷德把吸管咬的发出塑料破碎的声音,他帅气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疑惑,“他在躲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谁知道为什么?”他说,转头看向脸上浮现尴尬神情的同学们。

 

  弗朗西斯和本田菊对视了一下后,不约而同地扭头。

 

  美/国男孩的视线在他们俩的身上游弋,他确信他们是知道些什么的,尤其是弗朗西斯。弗朗西斯和本田菊觉得自己身上好像要被戳出个洞来了。

 

  有些可怕啊……本田菊感到自己拿着寿司的手在微微颤抖,但是对不起阿尔先生,我们是不可能告诉你的,因为如果不由傲娇亲口说出来的话,萌度就降了一个百分比啊!!!这样想着的日/本人在燃起了斗志之后更加加深了阿尔弗雷德AKY的映像。

 

  “找他本人问问看不就好了阿鲁。”出声的是中/国人,王耀大口嚼着包子,但是说的话还是能够听清楚,“我这有钥匙你要不要试着在晚上去他宿舍问问?”

 

  阿尔弗雷德怔了怔,问出了正常人的第一反应,“你哪来的钥匙?还有为什么要特意跑到他的宿舍去?” 

 ————其实他更想问为什么要晚上。

 

  “这不重要,”清秀的东方人故作神秘地竖起食指做出禁声的姿势,黑曜石一般的眸子让别人难以看出他在想什么,“你只要随便编个理由,在他那里多争取一些时间然后问出这个问题就好了。”   

  

  就是这样,王耀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翻袖之间手上就多出了一把钥匙。不等阿尔弗雷德充满感激地接过,他接踵而来的话就让阿尔弗雷德嘴角抽搐了———“还有为了感谢我,别忘了还钱。”

 

……oh,sh*it.


再然后,———上帝和他开一个巨大的玩笑。

评论(7)
热度(27)

◆水至清则无鱼◆

◆头像自画◆
◆背景自画◆
◆叶修本命◆
◆他那么好◆

叶受only

双叶和账号卡叶不怎么吃,但因为剧情需要会有独处场合相关描写,自行意会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向吧。

全职同人专用号
刷别圈都是用小号的,所以放心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