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My new Queen♠

#黑桃设定#

———I’m sorry,But there is something you must see.

 

———……You will leave,please.

 

———But!Sire!?She……is your wife!

 

———Now,if you have doubts……

 

———My lord,I don’t have any doubts.You all know,she was to be your wife.Oh my god.

 

———shut up,leave,please?I don’t wan to hear anything about her.She only is a queen.

 

———I’m sorry,sire.

 

 

 

———I know we were happy,we were happy,three years ago.

  

  但是,在七夕的那一天,那个属于情侣的日子。他的皇后提着紫罗兰色的宫廷长裙在众目睽睽之下甩了他一个巴掌,为了一个满脸胡渣的邋遢男人。她漂亮的脸庞上泪水纵横,也许是有人把水龙头打开了,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默默承受了女人神经一样的怒火。

 

  他甚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在外面有了情人,哦,他这算是被戴绿帽子了吗?黑桃国的国王宽恕了他的皇后,然后她失踪了。

 

  顺着城堡依附的八层阶梯走下,亲昵地挽着她的情人,红润的面孔在淡白色的亚麻长裙的衬托下的更加美丽。阿尔弗雷德知道他左手边的那个位置上将不会再有她美丽的身影出现。这不怪她,也不怪我,更不怪那个男人,国王放下羽毛笔,将它搁到一边,看着文件上油墨未干的花体字,长舒一口气。

 

  要怪,就怪她是一个女人吧。女人永远管不住自己的心。

 

  但是一个国度是不允许没有皇后的存在的。黑桃骑士———清秀面孔的东方人开始张罗着在七夕节那天为没有皇后的黑桃王国选出一位皇后。他尝试探求国王的意见,但是蓝眼国王只是笑笑就又把心思沉浸到了事务中。

 

  他感到很疲惫,他不想再被背叛一次了。

 

  不过万事都有变料,就连黑桃国王都没有想到那一天会发生的什么。

 

 

  黑桃国的集市上人声鼎沸,黑桃标志随处可见。人们头上戴着羽毛帽子,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喜悦揽住身旁的情人。也有一些无良奸商盘算着在这天将会卖出多少情侣套装。这次的看点虽然是黑桃骑士张罗的选举皇后的事情,但事实上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不要提到选举大会的事,国王听到会很不高兴。

 

 

  

  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冷水飞溅到他的脸上顺着脖颈下滑近蓝色大衣包裹下的身体里让他稍微打了个哆嗦。国王有些苦恼的想着如果他会魔法,哪怕是一个简单的取暖咒该多好。他不会魔法,因为曾经王国里所有和魔法有关的事务都被他精通魔法的前任皇后独自包揽了。想到皇后的事,国王为蓝色的眼眸不禁黯淡了一下,但随后他就想到了今天那该死的、搞笑的选举会。

 

  这是件很糟糕的事,王耀他虽然很聪明但他并没有考虑到因素多着呢。比方说新上任的皇后也会是个喜欢给他戴绿帽子的人。这样他金色的头发不如染成绿色。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这样想着的国王咧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他同意了王耀的提议,并非出自本心。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哈欠,正打算换件衣服出去时,他的视线定在了一个东西上。天哪,我把这个忘记了!柯克兰伯爵会怎么看?国王像是想起了什么,感到有些惊慌。他一把抓起那样东西连身上穿着的已经有些脏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冲了出去。

 

  夜凉如水,阿尔弗雷德又一次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学一点魔法。但那只是妄想罢了,学习魔法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的事情。他甚至来不及告诉骑士或者任何在城堡中熟知的人他出去了,这是一笔很重要的交易,时间紧迫,耽误不得。

 

  他只是跑了一会,但是超越常人的骨骼却在发出悲鸣让他意识到他用了多快的速度。来不及顾忌身体的酸痛,阿尔弗雷德来到了柯克兰伯爵的家。

 

  白色的篱笆围着房子,荆棘在上面缠绕。中间还摆放着一块警示牌,阿尔弗雷德凑上前看了看———事实上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之前也说过和魔法打交道的都是他的前任皇后,而柯克兰一家世世代代都是不可小觑的魔法使———上面的内容浅显易懂,让国王黑了半张脸。

  

  “Don't understand the magic is rolled.”

 

  好吧,我太小瞧那群糟老头子的高傲了。阿尔弗雷德再一次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皱起来的眉头平坦下来。他觉得这真要感谢他的前任皇后教他的。哦,阿尔弗雷德忽然意识到今天他已经不知念叨多少次皇后了。

 

  也许我真的需要一个新皇后。国王想着,大声喊道,“请问柯克兰伯爵在吗?我是黑桃国的现任掌权者,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与贵……”他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带一个人来,现在这个样子让他看上去国王的形象全部消失不见,倒像是一个滑稽的小丑。

  没有人响应。阿尔弗雷德又喊了几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在想,他们不会也去过七夕节了吧?

 

  就在国王气馁的想要折回的时候,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止住了他。

 

  “欢迎你的到来,国王殿下。”

 

  国王转身,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出声的人看上去比国王要小的样子,淡金色的头发杂乱无章的四处乱翘,娃娃脸可以称得上是可爱?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白皙脸蛋上那对宛如毛虫的粗眉毛,但是阿尔弗雷德却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来者的眼睛上。

 

  碧绿色的瞳孔让他想到了夏天的森林,或是一湾湖水。但他觉得湖水更适合。那绿色快要把他吸了进去,里面闪烁着淡淡的熹徽之光。

 

  男人露出一个不耐烦的笑容再次重复了一遍。阿尔弗雷德尴尬地打了一个哈哈。他走上前询问道。

 

  “你和柯克兰伯爵是什么关系?你的名字是什么?”

  

  “他是我父亲,陛下。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亚瑟骄傲地昂起了头,然后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又一脸不情愿地低下头颅。这个小动作让阿尔弗雷德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天哪,这种久违的感觉!他不由感到有些慌张,红晕爬上了他的脸庞,他甚至开始全身颤抖,继续问道,“你今年多大?”

 

  “23岁,陛下。”

 

  他比我要大?!阿尔弗雷德有些吃惊,但他紧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

 

  “你的父亲呢?”

 

  “去集市了,陛下。”

 

  一板一眼的回答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有些拘束,他笑着说道:“不用称呼我为陛下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但是陛下只是规……”

 

  “嗯?”蓝眼国王眯起眼睛。亚瑟只好中途改了口,“是的我明白了,陛……阿尔弗雷德。”

“再简短一点。”得寸进尺的国王。

 

   “阿尔?”

 

  天哪太可爱了!怎么办?阿尔弗雷德浑身一颤,但同时他想到了那个女人,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个抛到脑后去。亚瑟绝对是皇后的不二人选!他让我感到了心动,而且他很适合,他会魔法,长得也很可爱!

 

  对男人一见钟情的阿尔弗雷德扯出一个有点白痴的笑容。

 

  “阿尔?”亚瑟又一次叫他的名字,略微沙哑的嗓音让阿尔觉得酥酥麻麻的。他收敛了白痴一般的笑容,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下,把东西交给了亚瑟———顺带摸了几下亚瑟的手。

 

  亚瑟触电一般地收回手臂,皱起眉头看向国王———这个国王好像除了外表其余的都和他听到的故事里不太一样?但他按耐住这点小心思,说道,“非常感谢您不辞辛苦地送来这个东西,我会把它交给父亲的。但接下来您不是要参加选拔会的吗?”

 

  国王哈哈大笑让亚瑟更加摸不着头脑。他觉得还是快点远离比较好反正和他无关。但是国王拽住了他的手臂。

 

 “你想要做什么?阿尔?!”亚瑟尝试挣脱,但是体质孱弱的法师根本无法和有着怪力的国王相比。他对国王的好感度瞬间下降了几个层次。

 

  “我不打算参加了哦?”国王把头搁到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吹气,“因为我已经找到新皇后的最合适人选了。”

 

  “谁?”亚瑟被勾起了好奇心。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国王满意地看着碧眼魔法师的脸颊慢慢染上绯红。

 

 

嘿,亲爱的你。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找到了一个可以慰藉我心灵的人,愿你放下那颗为我担忧的心,过得幸福。

评论(9)

热度(34)

© 清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