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橙·永辉

  亚瑟·柯克兰喜欢日落,每次看到它折射出来的色彩为周围的一切蒙上一股淡淡的温性氛围就会感到舒心。这时候他手上的照相机就会不由自主的发出亮光,只希望能把这景色记为永恒。

 

  阿尔弗雷德喜欢日出的模样,他说比起落日那副老态龙钟的颓废模样更喜欢宛如新生儿的日出,就好像他的祖/国一样。这样的阿尔弗雷德喜欢称呼自己为英雄。而每当在阴暗的天空中厚重的云层里泄落一丝暖橙色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就会舞动画笔,在雪白的纸上勾勒出轮廓,却迟迟落不下第二笔。

 

  那一瞬间实在是太美了,我怕我会因此亵渎这份美好。

  

  美术生阿尔弗雷德·F·琼斯有着自己的操守,即使骨子里美/国人的大胆和创新精神让他在大部分时间里是勇往直前的,但面对“工作”时就会变得小心翼翼,对于没有把握的不敢轻易尝试;而摄影师亚瑟·柯克兰也是如此,每一次看到相机贮存里的图像都会忍不住叹息然后毫不犹豫地删除。

 

  他们在等待,灵感的降临。

  这两个人的见面也是因为被他们所偏爱的这两样。

 

 

  亚瑟·柯克兰已经完全没有耐心了,他几乎是手脚并用在家人惊骇的目光下爬了上去。“哦天,你终于抛弃口头上的绅士风度了吗臭小子?”兄长的讥讽从身后传来,亚瑟一瞬间僵硬了身体但下一秒又无所谓地继续往上爬。

 

  细碎的石头咯着皮肤让年轻的摄影师不禁皱眉,但现在对他来说一切都无所谓了。为了一瞬间的日落他连家人的嘲讽都忍受了,完全抛弃绅士的风度像一只蠢青蛙在爬山。哦,都怪那该死的、很不巧坏掉的缆车。

 

  上帝保佑我回去之后不会羞愧到把相机砸了吧。

 

  这座山的高度对于一个身上只带了照相机和穿着登山鞋的普通人来说似乎是难了点,至少对于身体孱弱的亚瑟·柯克兰来说是这样。他的体质就是这样,也因此小时候的他每天只能被关在小阁楼里透过分割视线的窗户一遍又一遍地观赏日落和日出。比起日出他更喜欢日落。他觉得日落就好像他一样,收敛了光芒就要坠落,但是归根究底只是小孩子可笑的自以为同病相怜的心思而已。

 

  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每一次身体往上移动对于他来说都是救赎。最后一下,眼看就要到顶了。

 

  摄影师觉得他全身的力气都要被抽光了,他视线所及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脑袋里一阵阵痛楚袭击让他想要松开附在石块上酸痛的手臂。真是拼命啊我……不过为了那永恒的………

 

  意识快要被消磨殆尽,摄影师在昏昏沉沉之中只记得有一双手拉住了自己。

 

  “你还真是可怕啊,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徒手爬山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你。”亚瑟接过蓝眼睛戴着眼镜的男孩递过来的水瓶一饮而尽,擦干嘴唇边的水渍后,听见大男孩略带震惊的声音有些自豪地笑了,“那当然是因为我会魔法啊!”

 

  男孩——在最后关头拉了他一把的人——先是愣住,然后嘴角弧度扩大,最后发出爆笑声,“哈哈哈!!魔法什么的,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哈哈哈!!迂腐的老头子一样,你是中世纪梅林手下的狂热者还是哈利波特的忠实粉丝哈哈哈哈哈哈!!”

 

  事实上他只花了一分钟来发出噪杂的笑声,下一刻就因为亚瑟背后渐渐消逝的橙光闭上了嘴巴。

 

  “嗨嗨!”他提醒亚瑟,“你要等的日落来了。”亚瑟舒展了紧皱着的眉毛,瞪了美术生一眼,把脖子上挂着的相机取下调准焦距,碧绿色的眼珠紧紧地盯着,唯恐错过那一瞬间的美好。

 

  阿尔弗雷德有些失神,他看着这个被自己友情拉了一把的粗眉毛男人专注的模样,只觉得好像看到了自己。那么,他猜测,接下来这个人会不会和他一样皱着眉毛把已经构思好的都删除呢?他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那一瞬间让亚瑟不会忘记。

 

  男孩暖金色的头发被染上了淡淡的橙色,橙色越来越淡快要消失,从绚丽化为淡然连带着男孩一起展露出最后极为绚烂的笑容。

 

  心跳不知为何快要停止了。亚瑟深呼吸,抓怕住着一瞬间。永恒的风景不变。

 

  “哦,你拍下来了。”阿尔弗雷德故意拖长了尾音让亚瑟一瞬间萌生出删照片的想法。但不知为何他并不想那么做。为什么?明明从前哪怕拍得再怎么精准都 ……是因为画面中出现了更加美好的……

 

  阿尔弗雷德凑上前,看到摄影师相机里的图像是眼睛里不禁闪过一丝惊艳和愉悦,“你把HERO拍的简直完美!看来技术不错!”

 

  亚瑟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谁拍你这个白痴啊,我拍的是落日!”

 

  “那也有我在内啊!还有不要叫我白痴!怎么说我也算是帮了你吧,真是恶毒的语气啊。”男孩瘪嘴嚷道,让亚瑟想起了不服气撒娇的表弟。

 

  “……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啊。”为这突然的联想吓了一跳,亚瑟红着脸颊转移了话题。不过说起来他的确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男孩怔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把名字告知对方,“啊差点忘记了!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个美术生哦XDDDD”

  “美术生?”亚瑟挑眉,带着审讯的眼神上下扫视男孩。翘起的一撮头发,蓝色的眼睛,帅气的脸蛋还有健壮的体格怎么想都是适合在球场上奔跑的类型,实在无法想象他坐在美术教室里拿着画笔涂抹的认真样子。

 

  算了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小时的人想这么多干嘛,斯科特那个酒鬼还是音乐教师嘞。

 

  “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是一个摄影师。”

 

  “专业还是业余的?”

 

  “业余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总有一天我会获得认可的。”亚瑟挺起胸脯这样说道。

 

  “是吗……”阿尔弗雷德的视线同样在亚瑟的身上扫视了几圈,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样吧摄影师先生,既然你都把我拍进照片里了,那么你也来当下我的模特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说……”

 

    等待灵感的降临。 

 

  亚瑟觉得他可能疯了才和一个陌生人挤在一个睡袋里睡觉, 但是没办法,美/国男孩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无奈地说道:“我怎么可能想到今天会有人陪我一起等日出啊,HERO又不像你一样会魔法XDDD”

 

  现在是六月中旬,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必须要清醒的一段时间。*

 

  他看着亚瑟淡金色的头发,回想着在他闯进他视线内那一瞬间摄影师瞪大绿色眸子的惊愕模样。那么快就恢复了冷静调准焦距也算是有一定素养吧。阿尔弗雷德不禁把手覆在了对方的脸颊上,然后触电一般收回手。

 

  天哪,HERO我在对一个陌生人做什么?噗通,心脏跳动的声音在他身体里异常清晰的传达耳膜。

 

  别想了,赶紧休息下。阿尔弗雷德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背对着亚瑟闭上眼睛。

 

  “喂,醒醒啊亚瑟!马上太阳就要出来了!”亚瑟是被阿尔弗雷德摇醒的,迷迷糊糊中对上蓝色的天空。

 

   嗯?亚瑟一下子坐起来,看到阿尔弗雷德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那是对方眼睛的颜色。很美,纯澈的就像溪水,又像是包容的天空。亚瑟晃了晃脑袋把这些繁杂的思绪全部甩掉。

 

  天空还是一片昏暗,但是他敏锐地看到视线中间的一块云边缘处微微泛着橙色。

  太阳即将离开地平线。

 

  阿尔弗雷德架好了画板,眯着眼眸看着亚瑟等着美好的那一刻的到来。也许我会因此了结这个愿望的,一定要顺利啊,亚瑟。不禁呢喃出的名字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都是红了脸。

 

  无法亵渎的颜色。阿尔弗雷德睁大眼睛看着地平线,眼皮眨都不敢眨。这幅模样让亚瑟不禁笑出声,他想到了什么?哦,取得优秀成绩端端正正坐在板凳上等着家长奖励或者一个吻的小孩子。

 

  这挺可爱的不是吗?

 

 这一定是阿尔弗雷德看过的最难以忘记的日出景象……从云层里渐渐亮起一道光,暖橙色好像把天空分隔成两半,又好像迸射的岩浆在半空中划出抛物线带动接下来的红色。渐渐地,红色开始晕染天空,太阳慢慢爬起来。而暖橙色则慢慢消散,或者说被融化成红色了也不一定。不过阿尔弗雷德还是看到了那橙色,在亚瑟的眼睛里。

 

  他低下头,雪白的纸上跃然而出的正是眼前这美到极致的模样。

 

  那真是永恒的风景。为您献上这风景。

  阿尔弗雷德舒了一口气,太阳已经高挂在天空上了,而亚瑟好奇地凑上前,倒吸一口凉气。

 

  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他见过除了那些世界名画之外最震撼人心的画了,那一瞬间的壮观被记录在纸上,却丝毫没有丧失灵气,呼之欲出。对于一个美术生来讲真是不容易。

 

  亚瑟看着纸上自己嘴角边翘起,下意识摸了摸嘴角。

 

  “感谢你帮了HERO的一个大忙!”阿尔弗雷德也是极为满意的模样,拍了拍亚瑟的肩膀,“我想我们之后还会再见面的!”

 

  “哈哈,是啊。”亚瑟对男孩的印象已经彻底翻了个边,他回应道:“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在这美丽的橙色之下相会。”

END.

=========================

*日出的最早一段日子在是在六月中旬左右。

于是我把橙色写好了,不能算是小清新吧_(:з」∠)_环境描写差点把我搞傻啊我容易吗我_(:з」∠)_

别问我苏哥他们怎么不上来找人!!!这叫对弟弟放心!!【X

评论(9)
热度(28)

水至清则无鱼。

头像自画

全职基本all叶,不吃账号卡叶和双叶

经常发泄牢骚,废话多,然后会删


♠淡圈缘更♠
◆♠双休日基本不写文♠


♠♠♠♠♠♠♠♠♠♠♠♠♠♠

不吃双叶CP向!再安利拉黑!

APH已经跟不上本家进度,差不多是条废鱼了( ¯ᒡ̱¯ )و

德哈/快新/楚路/靖苏/米英/all叶

现在死在all叶圈里,因为米英关注的可以取关了m(_ _)m

花式吹叶ʕ•̫͡•ིʔྀ。+゚♪ʕ•̫͡•ིʔ

转载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