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他们与花吐症

*7.6提前生贺

*王杰希生日快乐////

*我流花吐症paro废话十足

  随着一声咳嗽,几瓣细长的金色火焰从王杰希捂住嘴的指缝间飘落,躺在灌满水的洗手池里,细小的绒毛裹在上面,同时牵扯出下颚的嫩叶,深紫色的一片娇嫩的羽毛,就如传说中僧人的袈裟。

  无忧花。王杰希不曾专门研究过花语,却一眼认出了这残缺的花朵。

  从他的喉咙间涌出的这些花朵——所幸没有连带沾襟的带着符合乔木科目的绿色叶片——夹杂着苦涩的爱意,拂过他的嘴唇,吐露这隐秘不宣的爱意。

  这是给予他渴求的人无忧快乐寓意的诞生花朵。




《他们与花吐症》




  王杰希记得很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的。那时候叶修的名字还是众所周知的叶秋,而他还是为人称道的“魔术师”,鬼神莫测的操作,如日中天的气焰,几乎将魔道学者这个职业带上巅峰。

  平常人放这个情况里早就尾巴翘得老高,王杰希也无疑是感到自傲的那一个,但他有超出常人的克制力,当然也有人说他这是与常人大相径庭的脑回路,在担任微草战队队长后,准确而又决绝的封印了魔术师打法,收敛了所有任性恣意,勤勤恳恳的肩负起微草,向未尽曙光飞去。

  后来带来了两个冠军的说服力,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喝彩、鲜花、奖杯、喜悦、队友,他以为这些足够。

  直到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认识叶修,不是一叶之秋。膨胀的欲望像是卡布奇诺上升腾的泡沫,交织着甜蜜的气息。魔术师和斗神隔着众人的喧嚣遥望,一眼定情。



  屏幕上的散人撑开伞,血溅落花满地。

  王杰希微微阖下眼帘,看对方发送来了一段无可奈何的话语,心下倒是有点好笑。叶秋的散人将他的队员可谓虐的都有点怀疑人生。看着肖云等人的面红耳赤,王杰希鼓舞了几句,看着一群账号卡冲上散人的看守范围。

  一场厮杀结束后,微草俱乐部已是悄然无声。王杰希转身跟高英杰说了几句,看着高英杰和队伍里存在感不怎么样的乔一帆并肩回到各自的座位。

  王杰希伸手拿过桌上的耳机,规规矩矩地戴上,看向屏幕上散人连续发来的几条语音。

  “我说这样来找我当陪练好吗?就不怕孩子们留下阴影?”叶秋倒不是有多生气或者恼怒,甚至一如既往的带着笑意和无所谓的懒洋洋气息。

  王杰希难得有些恍惚,没有握住鼠标的另一只手紧了紧,差点脱口而出询问叶秋退役的缘由,虽然他不是没有察觉,但那个理由对于这位荣耀职业圈里的斗神来说实在有些荒谬。这样想着,他脱口而出的却是迥然不同的话语。

  “……行,之后直接来团队赛怎么样?不论是你还是你的队员们,都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散人吧?”耳机里传来他的轻笑。

 “你自信过了头吧?”王杰希确实有些踌躇,不过回头看了看面色或不虞或尴尬的队员后,一时间感到叶秋的可怕。即使他已经退出了职业圈,可压力还是一点没小,甚至带着个谁也不了解的散人职业杀了个回马枪。

  王杰希不难猜想叶秋的打算,若是平常他也不介意叶秋给他带来压力促使成长的勉强,不过现在他在微草战队面前,他就是微草战队的队长,而不是那个对叶秋心生爱慕的职业选手。

  在职业圈里对王杰希的评价永远是五花八门的,可谁也不能否认他为了战队的牺牲。现在,哪怕有些胜之不武,他也不能让微草战队的未来就此坍塌。

  “诸位,一起上!”

  王杰希说,一阵套话后,操控着“烈火燃尽”骑着扫把向君莫笑追去。*①




“大眼儿,你那个时候还真是一个好队长——当然,现在也是,”叶修难得回忆过去,以再自然不过的姿态在他身边坐下,感慨道,“不过那时候还真是吓一跳。”

  “你哪有,”王杰希一脸平静,顺着叶修的话说道,“本来他们的斗志都快熄灭了,就又被你一句话点燃了。”

  叶修看了他一眼。“也是,那我那时是不是也让魔术师先生感到惊讶?”他调侃到,半途换了一种惊奇的语调说,“哎?王杰希你这茶里是什么?”

  王杰希顺着叶修的视线看向手里捧着的茶杯,犹带热意的水面,雾气晕染了漂浮在上的金色花瓣,带来不一般的清香。

  “朋友送来的花,”王杰希尽量意简言赅,握着杯子的双手微微一紧,“可以入药用。”他解释道。叶修会关注他的饮料食品不是没有原因的,国家队里只有他和叶修同是B市人,在苏黎世这个异国他乡处,同为老乡自然多了点关注。不同于游戏上的亲近,这些关注满满都是生活气息,是随处可见的阳光扑打在棉被上的味道。

  叶修凑近,气息几乎扑打上王杰希的手背,顺着氤氲的热气爬上王杰希的脸庞。叶修细细观察了一会,说:“这不是中国无忧花嘛。”

  “你熟悉?”王杰希问,对叶修能从几瓣花猜出花的品种有些兴趣。

  叶修点点头说:“沐橙说这是我诞生花,有次觉得有趣就去查了查,发现以前在寺庙边上看过好大一片。”他说,直起身子又缩回边上的沙发,“无忧——你觉得这个适合我?”

  柔和的芳香模糊了王杰希的眉眼,他同样带着点笑意说:“挺适合你的。”

  愿你无忧一生,不再倔强地踯躅前行,而是能和周围的人一起享受这份快乐。

  “你的诞生花是什么?”叶修似是很满意这个回答,抛出一个问题。王杰希扭头看向叶修,他嘴角的笑意几乎遮不住,乌黑的瞳孔里清楚地映出青年的模样。那一刻,王杰希差点以为叶修是同样的。

  “波斯菊。”王杰希说,“领队打算送我吗?”

  “可以啊,”叶修出乎意料地回答,“老王你还要不要顺便加上一个蛋糕?”

  “我的生日已经过了,就在几天前。*②”王杰希放下茶杯,瓷质的杯子碰上玻璃放出轻微的声响。

  “那时候训练太忙一直没来得及,现在刚好补上呗,杰希大神生日快乐啊。”叶修冲他露出个笑容,比个再见的姿势,走出了他的房间——世邀赛期间一人一单间,王杰希的房间隔了叶修三个房。

  一室沉默,许久王杰希才轻声道:“谢谢。”

  就算没有赶上,能够得到这声祝福他也无可抑制的高兴。像是他的诞生花波斯菊的含义,他对叶修的爱慕从不曾被磨灭,反而因为第十赛季的一场比赛迅速膨胀,是被孩童吹起的气球,挺着鼓囊囊的身子飞向头顶的天空,虽说他只有一把扫把。

  王杰希倏然觉得喉咙有些痒,他无可奈何拿过垃圾桶,对着止不住的咳嗽。无忧花簌簌,划出优美的弧度落下,带走的是芬芳,带来的却是涌上喉头的血。花朵积累在喉管里从来不是件好事,可以说比被鱼刺噎住的级别更上一层楼。

  花吐症。暗恋之人赠予的最残酷的诉说。

  这种基本只出没于幻想中的病症让王杰希有种他生活在一本小说世界的恍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患上花吐症,毕竟魔术师先生完全明白自己的心意如何,却并不为此郁结于心。如果要追求,他从来是光明正大的。

  只是叶修回避了他所有的表白,走位风骚,无论多么诡谲的手法都被精准躲过。王杰希承认他有些莫名丧气,但从没想过停止。



  收拾好地板上的一片狼藉,王杰希眉头不皱,平静地将擦去飘落地上花瓣的纸团扔进垃圾桶,披上国家队队服,拧开门把手走出房间。

  还没下楼到训练室,王杰希感到肩膀一沉,他回头,就看见还没分开半小时的叶修站在身后。

  叶修手里拿着一小束波斯菊,没有叶片也不寥落,紫红色的花朵,在一双完美的手上绽放,像是微风拂过街角的那个夏日,风铃摇动,光影模糊,少女的裙角微摆,蔓延出整个夏日的热情。

  王杰希有些诧异,站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一个大胆的恋头挥之不去,他的目光灼灼,有些尴尬的氛围充斥在两人周围。幸亏没人来。

  叶修打破沉默,小心将波斯菊往他手上一塞,笑道:“这样行不行?王杰希,之后的比赛加油啊。”他说,尾音掺和的纯粹像是有着缱绻香气的丝滑巧克力塞入他的嘴,馥郁万分,唇齿间都是缠绵的甜蜜。

  “谢谢。”王杰希说,“下次我送你无忧花。”

  “行啊,等我下次生日。”

  “不,”王杰希凝视着他,“如果你想,随时可以。我想你快乐。”

  叶修歪头,偏移了视线,躲过他灼热的目光,“老王,我知道你对我满怀敬意,可你说话也太肉麻了点啊。”他说,轻咳一声,留给他一个无比接近落荒而逃的身影。

  果然,王杰希看了看手上的波斯菊,又低头看了看刚才叶修站的地方,附近落下的紫红色花瓣,勾了勾唇,无声地笑了。




  “……下场比赛,为了确保不出意外,需要借用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打个措手不及。”叶修点了点屏幕上的列表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所有人都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点头,说可以。

  叶修看了看,点头宣布散会。转身和喻文州聊起之后赛程,完善计划。王杰希回望了一眼,随着大流走出门外。他可以确定叶修对他不是没有那个心思的,他望向他的那一眼,饱含的深情叶修没可能不理解。

  更何况,他和他也许是一样的境遇……

   坐在房间里,王杰希没打算训练。他觉得喉咙像是被放在火上燎,花瓣上细小的绒毛成了致命一击,密密麻麻的刺痛从口腔蔓延全身,浑身的力气都因此被抽空,整个人几乎要瘫软在床上。可要是被人发现国家队主力选手因为喉咙发炎感染死在房间里那就是个笑话,还是黑色幽默款的。

  王杰希用手遮住眼帘,城墙在边缘晃动,摇摇欲坠。平日里的克制将要崩溃。

  有人说几个出名战队的队长就属王杰希最有大神气场。叶秋是常年不露面的高冷,喻文州是有条不紊的细致,韩文清是一如既往的支柱,周泽楷是不可缺少的核心,而王杰希几乎包揽上面一切评价,扛着微草,将自己活成了麻木的阿特拉斯*③。

  可王杰希从不这么觉得,他一直认为,身为队长为队伍做出牺牲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他一直站在最前方,眺望星辰,新生的微草在他的斗篷下茁壮成长。虽然王杰希隐隐有些预感,但从未有人明确提出,微草战队对他们队过于信任的依赖会造成怎样结果。

  第十赛季,叶修就这么狠狠敲醒了他,告诉他。

  “如果他们当你是榜样,而不是靠山的话。”*④

  他的死心塌地。




 房门被人敲响,王杰希有气无力地说了声进来。他已经能够猜想进来的人是谁,要如何拯救他——也只有那个人能够救赎。

进来的人果不其然是叶修。只不过叶修和此时的王杰希类似,右手握成拳,不住的咳嗽。

“你——”猜想落实,王杰希睁大双眼,心脏加快跳动的声音冲入耳膜。喜悦像是柠檬汽水的气泡,充斥全身,连浑身的疼痛都因此飞离。

叶修看了一眼他身边散落的花瓣,说:“果然,和我一样啊。”

“发现了?”王杰希说,分明是问句却有着早已预料的确定,“叶修,你和我一样。”

 叶修关上门,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捻起一朵完好的无忧花,说:“几天前的事了,我没想到所谓的花吐症这么偷懒,直接拿诞生花啊,直接暴露暗恋对象这点也太霸道了点。”他的唇齿开开合合,波斯菊飘然而下。

王杰希心下一惊,没时间高兴暗恋对象也暗恋自己这个事实,赶紧倒了杯水过来。叶修接过杯子,没有喝,只是有些出神地盯着水面,微微一晃荡起一圈涟漪。

“王杰希,你是认真的?”

王杰希以一种欢快的语气说,“叶修,你是认真的?”叶修故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魔术师先生的思维方式果然与常人不同,哥都在你身边了还不清楚?”

“你之前回避了所有话题。”王杰希说,伸手握住了叶修的手。

叶修笑了,“比赛期间,禁止运动员恋爱哦。身为领队自然要以身作则呐。”

王杰希的手扣住叶修的后脑勺,温暖、有力。

两人的气息交缠,牵扯出一望无尽的过去与未来,又酸又甜,是B市人认可的,爱情的滋味。

“不过这次例外哦,男朋友。”他的笑声被堵回,淹没在唇齿交缠处。

金色的花朵与紫红色的花朵一起落下。





他们与花吐症,都被治愈了。



 

*①虫爹原文改编,事件动作有改动

*②世邀赛时间7.14—8.6,王杰希生日7.6

*③希腊神话中撑天的泰坦神

*④虫爹原文,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评论(8)

热度(161)

© 清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