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如果他们身份互换

*600fo回礼  @婀娜娜娜 

*重度OOC沙雕文

*伞哥存活设定

----------------------------------

 

韩文清→邱非:嘉世队长韩文清

  嘉世队长从不露面,无数人纷纷遐想嘉世队长韩文清是不是丑得天愤人怨,否则怎么会享有至高无上的名声偏偏不出现呢?要知道哪怕是那个面相略稀奇的王杰希都出来代言了不少广告。

  然而不论外界如何猜测,嘉世内部一派和谐、秩序井然,无论新老成员都一口一个“我们韩队……”,极为亲昵,生怕被别人听到不好的给外界留下个“震惊!嘉世内部居然是这样……”的标题印象。

  他们自然不是不希望自己队长能好好发挥职业圈斗神的名头,只是他们更怕队长一露面,嘉世的妹子团跑个精光。无他,他们的队长韩文清——

  有张钱包脸。

  不是说长得不帅,从样貌看也是相当受欢迎的俊朗,只是和周身气质一结合,活脱脱就是一个收保护费的,让人心服诚服递上钱包。

“哈哈哈,哪有那么夸张?”陶轩大笑道,以过来人的姿态拍了拍新来的肩膀,“文清是个负责的好队长,长得也帅怎么不让他露面?”

  “呃,那为什么……”新来的咽了咽口水,目光游移到一点顿住,“那个……”他小声说,声线有着极不明显的颤抖,引得陶轩的声音又大上几分。

  “哦,我也不清楚啊。不过文清不露面也行,我们有沐橙就好了……”虽然他是有点可惜韩文清的商业价值,不过和他隐藏身份带来的流量相比,也变得无足轻重。更何况,虽然陶轩不愿意承认,但在韩文清板起来的严肃下,他也不敢说些别的什么——没错,他是为了队员考虑,绝不是怂了。


  陶老板选择忘记与韩文清初次见面差点以为他是哪个黑社会老大的儿子而扑通一声交上保护费的过去。

  忽然陶轩觉得背后一凉,身前的新队员不自主往后倒退了几下,身体靠上过道的墙壁。

 

  “怎么不好好训练?”嘉世十年以来一如既往的队长——韩文清穿着被汗浸湿的背心,手拿一瓶矿泉水,肩上还搭着毛巾——一副毫无疑问刚刚从健身房出来的姿态,“上次有人没跟上进程,比赛差点输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非……非常抱歉!队长!”成员大喊一声,跌跌撞撞远离了气氛僵硬的过道。

  陶轩:……救命,我这个老板不要面子的啊?

  陶轩讪笑,“文清,刚刚才拿下第八赛季冠军,让他们休息一会也没什么不好的吧?”陶轩的声音越来越小。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原话)”韩文清不急不慢地说,陶轩被他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忙不迭说了几句客套话走了。

  过道变得寂静,灰尘在灯光下漂浮,好似一团团水母在海里游弋的自由自在。韩文清站在阴影里,世界仿佛被虚化,黏糊成光影斑驳的下午,一缕一缕黏上他的发丝。

  “幼稚。”他轻声说,手臂一振,空了的塑料水瓶准确无误的落入垃圾桶,发出轻微的声响。

  他是位了不起的队长,从前到现在,十年的悲喜交加,没有人与他分担又如何?只是有时候也会希望,能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今天的嘉世,依旧是荣耀里毫无争议的王者。


 

王杰希→喻文州:蓝雨队长王杰希

  蓝雨是公认的最适合新人成长的队伍,不仅氛围融洽,还有个被戏称为“蓝雨好爸爸”的队长。不过有些人宁死也不加入蓝雨训练营。

  “他们的那个队长……长的是不错,可我忍不了他训话的时候那啥眼睛盯着我的样子,绝对会笑场的好不好??”妹子A说到,她曾经差点进入蓝雨队成为预备队员,不过因为没忍住笑喷了自愿退出。

  “我觉得还好啊,王杰希这款长得很合我口味啊!”妹子B反驳道,“更何况他还很负责,第五赛季还差点拿到了冠军呢!”

  “那也是差点吧?”一旁听着一群女性粉丝讨论的男性A凑过来插话道,“最后冠军不还是韩队带领的嘉世?话说我觉得王杰希不适合术士这个角色……”

  “呜哇!觉得王队不适合术士这个职业的你不是一个人!虽然他的术士角色也很帅,不过我已五年游资担保,王队出刚道那一会儿的风格其实更适合魔道学者,你们怎么看?”

  “我们怎么看啊?问元芳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这个梗呢?不应该问问神奇海螺吗?”

  一群人的讨论越来越激烈,没有一人发现不远处一个带着口罩和墨镜的身影停在他们背后,听了一会摇摇头走掉了。

  王杰希比谁都清楚他一开始确实不想玩术士这个职业,不过既然是职业选手就要有专业素养,无论什么职业一旦到手就要做到了如指掌。

  天空昏蒙蒙的,有着夏日特有的闷热。王杰希望着天空的远方,不知不觉就有些出神。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存在全职业精通的人……王杰希想了想,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被小跑来的黄少天从背后搭肩,吵吵闹闹地带着向蓝雨俱乐部的方向走去。

 

  “哎?我说队长,刚刚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黄少天问。

  “在考虑明天的赛程。”王杰希面不改色,从善如流。

  “喔。”黄少天兴趣立刻少了一半,有些气恹恹的,“队长我和你说啊,微草战队的那个喻文州,听说他能驾驭全职业的角色呢!”

  “嗯。”王杰希说:“喻文州虽然手速在职业选手里是末流,但他擅长战术分析,也因此可能在联盟里存活的更长。等韩文清退役了,嘉世暂时没了主心骨要转型的那一阵,微草夺冠的可能性很大……”

  黄少天有点被王杰希的分析吓到,忙问道:“蓝雨呢?队长你可不能输给微草战队啊!”

  “当然不,”王杰希微微睁大了眼睛,声音平静的同时是毫不吝啬的自信,“冠军会是蓝雨的。”

  他一直是个负责的队长,无论在哪个队伍里。

  今天的王杰希,也努力说着粤语。



 

喻文州→王杰希:微草队长喻文州

  “是吗(笑)”喻文州笑道,毫不客气地开始repo蓝雨战队队长和副队不为人知的一二三两件事。

  “喂!别这样啊,是我们队长说的!”屏幕对面的黄少天连忙爆手速,送上一段清白辩证论,“我和队长半块钱的关系都没有啊!”

  黄少天虽说是蓝雨副队长,但他和喻文州这个被传为势不水火的微草战队队长关系意外还不错,当然,其中有喻文州是老乡的缘故。黄少天其实相当忍不了王杰希身为B市人有些乱七八糟的粤语,不过为了队内和谐,剑圣决定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那就恭候最后比赛的时候,王队降临了。”喻文州毫不理睬,打上一段话,然后关掉弹窗口,下线,关机,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靠!”蓝雨俱乐部里黄少天哑然,挠了挠头发,干脆换了个小号去打网游了。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注册这么一个号。黄少天神色怔松,屏幕上的角色顶着个“流木”的ID跟着键盘上四处飞舞的灵活双手四处撒欢。

 

  微草俱乐部的灯光微弱,撑起一小块角落。喻文州整个人都往后躺,软椅支撑了他的全部重量。这样全然放松的姿态在他身上极少出现,可今天他就想这么放空一回。

 

  什么也不想,微草战队年轻的队长慢慢阖上了眼眸。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几年前,原本应该近水楼台加入蓝雨俱乐部的,只不过忽然全家搬家到B市,他就顺水推舟进入了微草。


  为什么听到要搬到B市的时候他一点也不难过,反而心藏惊喜,好像心里的花都要落到尘埃里?


  喻文州蓦然睁开眼睛,一个名字就要脱口而出——

  “ye……?”



  嘘,名字是宝物哦。

  微草战队队长喻文州,今天也努力拖着微草在自己编织的思维迷宫里四处行走。

  


  邱非→韩文清:霸图队长邱非

  邱非不是霸图的第一任队长,他是第三任。实际上连邱非自己也说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当上这个队长的。


  霸图是一个老牌战队,虽然比不上老对头嘉世,但同样人气不菲。尽管大多数人都是冲着第一任队长的高颜值来的,但也无可否认他们强者的资质。


  所以当邱非接过队长的职责时,整个人都毫无缘由的颤抖。


  他真的能做好这一切,保住这个战队的荣誉吗?邱非惶惶不安,恍惚中好像看到了曾经指导他的前辈。


  “苏沐秋队长,你到底为什么跑那里去了啊?”邱非又一次在心里呐喊到,可很快振作起来,开始有模有样地收拾队内职务了。

 

  虽是年少,但潜力无限。邱非周遭的人相信,这个少年会扛起霸图的旗帜。


  霸图队长邱非,今天也在努力。


 

周泽楷→周泽楷:轮回队长周泽楷


  “我……不会成为任何人。()”轮回俱乐部训练室里,周泽楷没头没脑冒出这么一句话。


  “队长?”江波涛看过来,可周泽楷很快低头继续埋首于激烈的战斗中了。


  轮回成员:???


  孙翔一脸问号看向江波涛,江波涛不自在地偏开头道:“别看我……我又不是翻译机。”

  “可网上都这么说!”孙翔睁大眼睛小声道:“说你能听懂周泽楷所有话!”

  “可别啊,我是有读心术还是怎的,连队长一个省略号也能阅读理解啊?”江波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位从霸图转过来的成员。一旁的方明华接上话茬,“那都是同人闹着玩呢,队长又不是哑巴,该说的还是会说的。”

 

  “哦。”孙翔摸了摸头,带着被同人打开新世界大门的脑袋继续坐下训练。


  轮回成员看了看孙翔,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周泽楷,也坐回去训练了。


  室内又恢复平静,战斗音效漂荡,没有激起一丝水花。

 

  江波涛忽然意识到周泽楷是在和那个兴欣战队的队长说话。他知道队长是很早的时候就认识了苏沐秋的,曾经队长就无意透露过从前去H市旅游的时候找到了玩荣耀的契机。


  大概是老友之间的聊天吧。江波涛心想,全身投入到训练之中。


 轮回战队,今天也是很让人省心。


 

苏沐秋→??:兴欣队长苏沐秋

  “我说苏沐秋啊,你为什么不把你妹妹也带来兴欣啊?”一次扫除后,陈果趴在沙发上,老神在在地看着坐在桌旁好一副沉迷手机聊天模样的青年,终于抛出个困扰她多月的问题。

  苏沐秋歪头看着她,青年俊美的脸庞上洋溢着和煦的笑容,“因为嘉世队内风气好啊,韩文清是个很负责的队长。”

  陈果很想翻个白眼给他看看,“兄die,你知道网上说嘉世和霸图势不两立死对头的传闻吗?”

 

  “我当然知道啊。”苏沐秋说:“实际上霸图和嘉世也确实关系不怎么样,但我们和韩文清关系还是过得去的。”


  “是吗……”陈果带着点不可置信说,“听你口气似乎很久以前就和他认识了?”


  “网游时代面过基。”苏沐秋尽量意简言赅,“当时我们和他在网游时代就认识了,后来我就和他还有气冲云水面基了。”


  陈果愣了一会,慢慢接受信息,忽然敏锐道:“我们?指谁和谁啊?”

  苏沐秋面色一僵,原本通透的眼眸慢慢挤上暗紫的色彩。

  “没什么……一个网游时期的好友罢了,已经很久没上线了。”

  “哦。”看得出苏沐秋神色不对的陈果果断换了个话题,“那过几天至少也要邀请苏沐橙来这里玩啊!”

  “行啊,她也很想和老板娘见面呢。”苏沐秋笑意盎然,看着陈果欢呼一声走远了。终于,他嘴角的微笑渐渐消失,眼神变得涣散。

  他感到全身松软,骨头好像散架了一样,阵阵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疼痛从那颗本已破碎又被妹妹粘起来的心脏传来,穿过脾脏,渗出皮肤,爬上头顶,撬开脑颅,让他又一次不情愿地想起那个人。

  曾经被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被所有人忘掉的那个人。


  因为一场车祸死掉了。

  “阿修……”苏沐秋捂住脸,低沉的声音从指缝间逸出。

  明明本来要被那辆车撞上的是他啊,可叶修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狠狠地——


  推开了他。

  血花四溅。


  那一刻,苏沐秋仿佛听到了恶魔的低语,宣告着死亡的降临——




《时间结》





  “现在你满意了吗?他活下来了。”

  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循环,叶修终于成功救回了苏沐秋,让他不再是永远的十八岁。

  即使付出了性命,他也不觉得后悔。

  
  一千八百个两天,三千六百天,他已经苟活了十年多左右,从原来的白发苍苍到如今的十八岁。


  “还好啊……这样沐橙至少不会哭得那么伤心,毕竟我只是个和她相处不过两年的人而已啊。”叶修轻声说,尾音有着明显的颤抖,“你真的会把我的存在删掉吧,不会让他们、尤其是我爸我妈还有叶秋记得有我这个人吧?”

  “当然,不过苏沐秋会记着你,而且你身边亲近的那些人大概会有些后遗症。”

  “是什么?”叶修抬头看向传来声音的那一片虚空。

  “就是会有些时空错乱什么的,你真以为救回一个已经死去了十年的人是很简单的事?”那声音带着讥诮,“比如你认识的那个喻文州啦,他说不定会变成自己曾经很不喜欢的角色呢。”

  叶修握了握拳,手心里一片汗啧啧的。

  “不过,别担心,他们还是原来那个人就是了。”

  叶修松了一口气,无悲无喜地看着苏沐秋慌乱地抱着他的尸体穿过他的魂魄。

  一命换一命,再正常不过了。他将苏沐秋死亡的这两天循环了一千八百遍,终于找到了这个最直白的破解方法。

  叶修扯扯嘴角,想一如既往地露出个笑容。可他没有成功,有冰凉的露水从脸颊滚过,让他感到冰凉彻骨。

  “啪嗒”一声,是书本落地的声音。

  叶修回头,看到一个小小的少年,手里抱着几本书,脚下还散布着几本,一脸愕然地看过来,澄澈的眼眸里叶修的身影明明白白地被照映出来。

  他认出了他是谁。

  “……小周?”

  少年的眼泪和他的一起滚落,“叶修,对不起,我没赶上……”

 叶修沉默了,虽然不清楚,但他无比明确地上前用虚无的手臂抱住了小小的少年。他还没有未来那个队长无懈可击的姿态,现在这幅落泪的样子更是让人怜惜。

  “这不是你的错,”叶修说,“我……很高兴在最后一刻见到了你。”

  周泽楷看着他,下意识抬起手却摸了个空。他终于蹲下身子,哭出声来。街边的人只当他是被车祸的惨状吓到了,纷纷上前安慰。

  周泽楷爬起来,觉得心像是被刀一刀刀地刮下来,连呼吸都被扼制。他忽然跑起来,连书也没捡,带着疲惫的魂魄跑过万水千山的那一刹那。

  叶修沉默地跟着他,又想起刚才苏沐秋的疯狂,觉得心空荡荡的,第一次感到了后悔。

  明明第一次的时间旅行,第二次的时间旅行,第一千七百九十九次的时间旅行,在2015年苏沐秋死亡的昨天和今天往返的两天循环了这么多次,他都没有感到后悔,为什么这次……


  “这是一个时间结啊。”恶魔说,“你为了苏沐秋甘愿进行难度极大的时间旅行最后献出了生命,殊不知周泽楷也愿意为了你进行一次的时间旅行啊。真够厉害的。”

  叶修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切道:“你的意思是!!”

  “没错,”那个声音落下了它的达克摩斯之剑,“这个周泽楷,是从你的存在被抹去的这一周目的未来来的,他是第一千八百周目的周泽楷,因为时空错乱记起了从最开始到这一次的一切的周泽楷。”

  “看来我又能拉到一个客户了呢,不知道周泽楷为了救回你会进行多少次时间旅行?”

  “你——!”叶修猛地看向被阴影覆盖的周泽楷,“小周,不要听他的!千万不要回去!”

  “为什么不呢?”周泽楷说,稚嫩的脸上毫无笑容,“你为了他能舍弃生命,我也可以为了你做到这一切。”

  “可恶!”叶修感到灵魂开始消散,意识坠入深渊的那一刻,终于清晰地认识到,

  他终于死了的这个事实。

  “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叶修。”周泽楷说,毫无留恋、义无反顾踏上了时间旅行。



  “我绝不会忘记你。”

  情深似海,又如何?我亦如此。

 

  


 

----------------------

设定大概是叶修为了苏沐秋进行时间旅行,不停地循环苏沐秋死亡的那两天,形成了一个时间结,不停尝试各种方法想要救回苏沐秋。终于在一次他找到了方法,那就是以一命换一命,而且必须是他的命。恰好让他进行时间循环的声音告诉他,他担心的家人和好友都不会起的有他这么个人,加上家里有叶秋的存在,所以他决定代替苏沐秋遭遇车祸。

然而万万没想到苏沐秋会记得这一切。然后因为时空错乱,结被强行解开的原因,叶修亲近的人的身份发生了错乱——也就是上面的身份互换,不过这些都不碍事啦,主要是周泽楷。

周泽楷受到的影响极大,在叶修死去,苏沐秋成为霸图队长的这个诡异世界里,他忽然想起了——确切的说是接收到了其他所有周目的周泽楷的记忆,知道有叶修这个人的存在。于是周泽楷在叶修死去的那一周目回到了过去,然而他还是来晚了,他来到了尘埃落定的时间、也就是叶修刚刚为了苏沐秋代替遭遇车祸的那一刻。于是周泽楷决定为了救回叶修同样进行时间旅行,结果这样又形成了一个结。

苏沐秋的死亡、叶修的存活、周泽楷的执着形成了一个不可能从内部解开的结。

同时因为周泽楷穿越回去的缘故,时间又一次错乱,第一千八百周目未来的其他人也受到了影响,隐隐感受到叶修的存在。其中喻文州因为那道声音拿他举例子提到他的名字的原因,连叶修的名字都差点想起来了。

所以本文的真正标题在中间——《时间结》。

一个谁也不能真正获得救赎的结。

这是无限反复上演的历史。

评论(19)

热度(199)

© 清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