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信息素战争(01)

   *只有叶修闻得到信息素的狗血ABO世界



  叶修紧了紧绕在脖子上的围巾。他一向不怎么在意外表,围巾只是被草草地打了个结,松松垮垮地搭在脖子上没有取到多大的保暖作用,从天空落下的雪还是时不时钻进皮肤和布料相贴的缝隙里,并不凉的彻骨,却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雪下得很大,白色的灰烬几乎要吞噬整个街道。


  叶修四处看看寻找能避雪的地方,没沿着街道走多久,就不小心被一个人撞上。


  “抱歉。”那人搓搓手,毫无诚意地说道,显然是急着回家。


  叶修摆摆手,皱了皱鼻子,没说什么。


  直到看着过路人走远的身影逐渐被一片银白模糊了轮廓,叶修脑里绷紧的那根弦才松下来。那人身上带着一股清甜的花香,气味浓厚直直钻入叶修的脑袋,模糊他的感官,将刚刚与嘉世解约好不容易带起的一股子惆怅都冲散,只余下身体不由自主的酥麻。


  是属于Omega信息素的味道。


  人的身上究竟会不会散发信息素这个问题自古以来就时不时被拉出来探讨一番,最后得出一个现在被多数人接受的结论:人确实能散发信息素,只是人的嗅觉不足以闻到。


  这也造成了ABO三个性别的人就算站在一块,如果不是在发情期等特殊日子里,很难分辨他们的真实性别。即使存在三个性别天生的身体素质差异,因为现代技术发达能够轻易弥补差距,三种人在社会上的地位也没有相差多少。


  可叶修是个例外。


  他从小就能清晰地闻到从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美妙的气息。不是体味或是香水的味道,是从身体内部泌发的气味,丝丝入骨,铭刻在基因上无从辩驳的证明。


  每个人的信息素都不一样,哪怕是双胞胎的也会有细微的不同。


  就像他和叶秋的信息素都是红酒的味道,但如果让一个精通品酒的人发表评价,他会说叶修的更加醇厚,叶秋则是明快的;相似而不同,就如他和叶秋是不同的个体却是命运相连的双生子一般。


  因为能闻到信息素的原因,叶修在日常生活里既有很大便利也有很多麻烦。好处在于他能轻易判断出别人的性别,能够迅速判断最好的相处方式。至于坏处——


  想到这里,叶修略微走神,可飞舞的大雪没有给他多少感慨的时间,迅速打湿了他的肩头和额发,湿冷的气息钻入骨髓,加上之前被一个Omega的气息沾染身体也跟着有些酸软的原因,叶修只能强打精神找个温暖的地方。


  他很快发现了一间还亮着灯的网吧,叶修裹紧衣服,朝着网吧的方向飞奔。叶修冲进去的时候,不经意瞟见网吧的招牌——


  “兴欣。”


  “上机。”叶修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在吧台交了身份证。


  “C区47号机,”吧台小妹看了看递交的身份证,带着点稀奇说:“你是omega啊?那有优惠要不要?”


  “不用了。”叶修摇摇头,“正常点就好。”


  吧台小妹会意地点点头,脑补了一出“深夜逃婚omega离家出走为了不引人注意”的狗血三俗大戏,完全没考虑到逃婚omega上网吧是什么神奇套路。


  叶修接过身份证,顺着排号找到了位置的时候,一怔。


  C区47号机的位置上坐着个女人,一脸咬牙切齿,焦躁地蹂躏着鼠标键盘。叶修顺着她的屏幕看去,不出意外地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他最熟悉的荣耀游戏界面。


  没有味道,应该是个Beta。叶修心想,看清屏幕上的内容后,准确判断这个女人要输。


  果不其然,随着女人的一声“靠”,她输了。


  “上机啊?”她看过来,声音还带着点未消的怒气。


  叶修点点头,终于坐上了位置,可以放轻松一下酸软的身子。随着那阵不明显但又不可遗忘的酥麻消退,叶神四下扫视,发现登录器里还插着一张卡。


  40多秒的竞技场胜利征服了这女人——她的名字是陈果,正好是这所网吧的老板娘,叶修很快和她聊起了网管的事。


  “等会,你是Omega?”陈果看了看他的身份证,一脸受伤,“Omega打荣耀这么溜?”


  虽然性别之间的差异在如今已经不是很明显,但大众印象里Omega几乎都是从事文职工作,像叶修这么疯玩游戏的几乎没有。


  “Omega就打不好游戏了?”叶修慢悠悠地说。


  陈果似是而非地回答,“也是,叶秋大神就是个Omega呢。话说你是不是和叶秋大神有关系啊?名字这么像,而且也是个Omega!”


  陡然听到自己名字,叶修不慌不忙,“我说我就是叶秋你信不信?”


  “信!怎么不信?”陈果虽然这么说,但脸上的表情是明摆着的不信。


  叶修无奈地说:“信也行,不信也行。我觉得我的条件还挺适合的,工作待遇我也没有多大要求,你不考虑一下?”


  “哦,行,”陈果上下打量,视线十分犀利,不过叶修依旧一副泰然若素的样子,“你得和我打一场才行。”


  “我赢不了你,”叶修苦笑着摇头,“我没级也没装备。”


  “不会吧?”陈果楞住,显然不信一个刚刚展现了职业选手素养的高人会没有级也没装备,“你身上发生什么了?”她愤慨道,为眼前这个白净的Omega脑补了一出出大戏。


  “原来的送人了。”叶修说。


  “哦,那你是打算去新区吗?”


  “新区?”叶修恍然,“那我试试。”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张首版卡来,一通解释后引起陈果为这个新招网管十年的游戏生涯的一声惊呼。


  陈果给叶修安排了一处干净明亮的房间,本来是一个没来的妹子的。


  发觉叶修有点过意不去,陈果解释道:“她是一个Alpha,应该不会介意把自己房间借给一个Omega住的,要不我去打电话问问?”


  “不用了,替我谢谢她。”叶修连忙摇头,看着陈果下楼的背影,心里颇有些无力。


  他哪里是在意这个?因为身边所有人里只有自己能闻到信息素的原因,叶修早已摸索了一套只属于自己的为人处世之法。虽然小时候发现这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的时候,特别中二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是被选中的人。可随着时钟一点点生锈,叶修很快被这个秘密折磨得头疼——


  只有自己能感受到那些熏人的信息素!


  一直以来叶修的身边环绕着的八成是A,所以他生活在一个无时无刻不被千变万化的气味充斥的空间。在别人感受不到信息素不受影响的前提下,没人会收敛自己的信息素,除了一些Beta——信息素能轻易掌握叶修的情绪和生理,尤其是Alpha的信息素对于叶修一个Omega来说无异于春/药。


  这就是一个坏处,而且致/命。是一颗坚定的子/弹。


  深吸口气,考虑到陈果的善意,叶修只好把围巾往上拢了拢,期盼能遮住一些往他鼻子里钻的、属于那个没见面的Alpha女孩遗留的味道。


  叶修想了想,从口袋里又拿出一样东西。


  没过一会,陈果就把叶修叫下来吃宵夜。


  “马上就开新区了,速度。”陈果催促到。


  “急啥?”叶修的诧异还没表露出来就被口袋里传出的铃声打断。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沐橙非要他买的,叶修示意出去接个电话。


  即使是隔着手机,也能从里面感受到汹涌而出的海洋的潮湿,是独属于来者的气息。


  “文州?”叶修歪着头,贴着手机问:“这么晚了有事吗?”


  “叶修前辈,你退役了?”喻文州直奔主题。


  倒是不惊讶他们得到消息的速度,叶修笑着说:“啊,不过也够长了,是时候退役了。”他轻声说这样的话,话音未落就被蓝雨队长的话语横刀切断。


  喻文州的声音难得在他面前强硬一回,“前辈,你还可以继续的。”


  叶修愣了会,“文州,谢了。”


  “你其实打算重头再来?”


  叶修嗯了一声。


  对面传来浅浅的呼吸声,恍然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时候喻文州刚刚出道没多久,经常被拿着手速的问题黑。在那个叶修还是呼风唤雨的斗神的背景下,他突然就接到了喻文州的电话。


  没过多久两人就滚上了床,海洋的气息紧密地包裹他,几乎造成溺水的错觉。虽然这之后彼此都选择维持这份诡异的炮/友关系,但明面上心照不宣还是立场对立的队长。


  叶修也不是很清楚喻文州对他的意思。喻文州的情绪和他的信息素一样,是平静的大海里的波涛汹涌,不显山不显水,但湿咸的潮水拍打过来,彻底让叶修沉沦。


  而现在叶修却不经意扒开了一条缝,站在地上听海洋为他诉说。


  “叶修,你是打算去新区吧。” 喻文州说。


  叶修说:“是啊,先看些攻略起。”


  对面传来一声闷笑,“那我就不打搅了,明天再聊。”喻文州明智地没有问叶修现在的位置,他清楚如果叶修不想说,谁也不能从他嘴里撬出些别的什么。


  “嗯,再见,文州。”叶修回答,挂了电话把手机塞回裤兜。


  他一进去网吧里就看见陈果等人的八卦神情。


  “男朋友啊?”陈果笑着说,显然是觉得眼前这个男性Omega特别适合配个男性A或者B的角色。


  叶修犹豫了几秒,否认了。


  喻文州和他之间绝对算不上用“男朋友”这个带着点温情的词汇描述的关系,用“互相纾解欲/望的炮/友”亦或“床/伴"来形容比较恰当。


  陈果切了一声,很快又拉着叶修开始讨论起新区相关的事。


  一片喧嚣中,叶修有些怅然。网吧里的人通常都是情绪高亢的,人一旦情绪积累到某个临界值,信息素更会像坏了的ATM机里的钱一样流出来。现在这个还算是大的空间里四处漂浮着信息素的味道,互相交叠,让叶修有些昏沉——


  还好他刚才给自己打了抑制剂了,暂时不用太担心信息素诱发发/情期提前的事。


  这是独属于他的,和信息素之间的战争啊。


  叶修想。他转而把注意力放到攻略上。


  十区即将开服。

评论(4)

热度(195)

© 清鱼 | Powered by LOFTER